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旅游 文旅要闻 查看内容

我在海外看家乡 | 记忆里的长沙街巷成了网红打卡地

2021-1-28 08:39| 发布者: 爱湘阴| 查看: 487| 评论: 0

摘要: 本报特约通讯员小左黄思雨夏雨发自意大利英国五年前,小左离开家乡长沙,孤身一人来到意大利罗马求学,每次回家她都感叹家乡的变化太快了,文娱产业的高速发展,吸引了很多游客兴致勃勃地“打卡”长沙。在英国留学的 ...

本报特约通讯员小左 黄思雨 夏雨发自意大利 英国

五年前,小左离开家乡长沙,孤身一人来到意大利罗马求学,每次回家她都感叹家乡的变化太快了,文娱产业的高速发展,吸引了很多游客兴致勃勃地“打卡”长沙。

在英国留学的夏雨则回忆起她记忆中的长沙,6岁时爸爸妈妈第一次带着她去烈士公园,如今旧地重游,人群中多了许多来旅游的外地人。

2016年离开家乡,远赴瑞士和意大利求学的黄思雨这次回家,欣喜地发现在家乡浏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并欣赏汉服,街上多了很多穿着汉服的人。

我在海外看家乡 | 记忆里的长沙街巷成了网红打卡地

黄思雨在家乡浏阳穿着汉服。

经常在大街上看到穿着汉服的人

黄思雨说,我从2013年高中就离开浏阳到广州上学,2016年高中毕业去瑞士上大学,接着到了意大利读研。每一次回到浏阳,都能感受到家乡的发展与变化。

让我感触最深的变化是,家乡的人们对于汉服文化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了。2013年,我在浏阳一中读书的时候,和十几位朋友在学校创办了汉服社。当时,浏阳了解汉服文化的人并不多,为了表演,我们常常会穿着汉服到影楼化妆,路人们经常会回头看我们,甚至是小声议论,影楼化妆师也总是误会我们是不是穿的韩服、和服。

但现在在浏阳,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并接受汉服,除了一些汉服文化体验馆之外,大街上随处可见穿汉服的人,长辈们也不会再说这是奇怪的衣服了,他们开始慢慢觉得这些衣服还挺好看。

我回国后发现,上初中的妹妹和她的朋友们日常就会买很多汉服,现在在浏阳的街上,经常能看到好几个一起穿着汉服的人,还有穿着汉服和爸妈一起出门的。

最爱在烈士公园喂鸽子

夏雨说,2019年我离开长沙去英国开始我的留学生活,2020年回到了长沙。我现在居住在长沙,不过我的家乡在益阳桃江,小时候很少去长沙。

我第一次去长沙游湖南烈士公园是在2002年,大概是我6岁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去的。当时爸爸开着摩托车,载着我和妈妈,我记得一路风吹呀吹呀,我们就到了。刚到烈士公园门口我就摔了一跤,我对这个印象特别深刻,然后我爸爸就一直把我扛在肩上,走遍了几乎整个烈士公园。到了烈士公园一定会买一个当时最火的《还珠格格》里香妃的头环,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傻傻的,但是当时的我真的特别喜欢,我相信应该和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姑娘,小时候一定都拥有过这个头环。

还有一个在烈士公园必做的就是喂鸽子,几块钱一杯的鸽子食,我能玩很久。小时候还是有点怕喂鸽子的,第一次喂鸽子的时候,爸爸抓着我的手,大手掌里包着小手掌,一大群鸽子飞过来,爸爸抓着我的手伸出去,鸽子的嘴啄得手心里痒痒的,十分有趣。

最近一次去烈士公园是前几个月的事,当时是爸爸提议的,他在整理家里的柜子的时候看到了这张老照片,提议要不要再去一次烈士公园,再拍一张照片。这次,爸爸没有骑摩托车了,我开车带着爸爸妈妈到了公园,记忆里很大的烈士公园现在变得更大了,公园附近也建起了很多的高楼大厦。公园里的人变多了,原来可能只有一些本地人来的公园,现在有很多游客也来拍照打卡。

我在海外看家乡 | 记忆里的长沙街巷成了网红打卡地

2002年,6岁的夏雨和父亲在湖南烈士公园。

我在海外看家乡 | 记忆里的长沙街巷成了网红打卡地

2020年,夏雨和父亲故地重游湖南烈士公园,在当年拍照的位置留影。 组图/受访者提供

记忆里的街巷变成热门景点

小左说,我高中毕业后就离开了长沙,独自来到意大利留学。现在也已经快5年了。每次回到家乡,落地黄花国际机场的那一刻看到繁体的“长沙”二字总是泪眼婆娑,长沙飞速发展,唯一这繁体的“长沙”二字还和我当年踏上异国留学之路那天一样清晰,几年不见的乡愁与独自在外的酸楚仿佛一下得到了释怀。这种感觉是没有常年在外漂泊的人难以感受到的。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长沙的一切都变化得太快,而记忆中的又未曾改变。阔别已久,高速发展的城市让我觉得既熟悉又陌生,小时候记忆里的街巷全都变成了热门旅游景点,拔地而起的高楼与不断扩建的城市吸引着游客纷至沓来,长沙一夜之间变成了热门“网红”城市。

回家与几年未见的旧友重逢,像小时候一样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五一广场,这座城市变得越来越光彩熠熠。年轻人对于家乡的甜的思念,来源于那一杯杯有着江南风情名字的茶颜悦色,有时竟要排队两到三小时。而我和旧友总是人群中为数不多说着“塑普”的本地人,游客们兴致勃勃地拿着手机拍摄“打卡”,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他们来到长沙的喜悦。看着仅仅离开几年就变化如此之大的长沙,不由得为发展如此之快的家乡感到自豪。

长沙,一座新兴的“网红城市”,像前几年红极一时的成都一样吸引着全国各地的年轻人。我和朋友们去李自健美术馆感受家乡的文化,打卡重现1980年代老长沙的文和友,品尝湖湘特色的麻辣小龙虾,体验长沙的夜生活文化,坐在国金中心七楼的酒馆里喝着威士忌,朋友们总是感慨:“长沙的文娱产业是做得真好啊,生活在这里可真幸福。”

我在海外看家乡 | 记忆里的长沙街巷成了网红打卡地

2019年,在爱晚亭游玩的小左。

海外朋友看湖南

真的很幸福生活在治安良好的长沙

大部分意大利人对于中国的印象其实都停留在北京、上海和广州三个城市。我在罗马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叫米歇尔,虽然父母都是华裔,但是从小生长在罗马,大学也是在英国读的,对他来说中国比较陌生。最起初听说我是湖南人,就问我是不是特别能吃辣。这大概是大部分对于中国文化有一定了解的外国人对湖南人的特有印象。

后来我给他看了一档最近很火的综艺节目《守护解放西》,讲的是长沙坡子街派出所的故事,他感慨我的城市的警察竟然如此专业负责,对待人民如此贴心,比起意大利来说,生活在治安如此良好的长沙,人民真的很幸福。他表示,感觉长沙是一个很有生活气息非常愉悦的城市,很希望今年等疫情结束之后来到长沙亲眼看一看。

本报特约通讯员小左

我的期盼

成为综合实力更强的国际化城市

小左说:“真的能体会到家乡日益发展的强盛与繁荣。尤其是越来越多地从不同的人群中听到对家乡的赞美,自豪之心难以言表。真心希望未来的家乡能够建设得越来越好,家乡人民的幸福指数越来越高,成为综合实力更上一层楼的国际化城市。”

长沙作为一个娱乐之都,夏雨相信未来一定还能有更多更好玩的东西在长沙出现,她说:“虽然现在定居在长沙,长沙就如同我的第二个家乡。不过我每隔一段时间都还是会回益阳桃江,现在交通便利了,来回坐高铁只需要2个小时,周末有空我就会回去看看家乡的亲人。希望未来我的家乡、第二个家乡发展得越来越好,未来我会留在长沙,用在海外所学到的知识为我的湖南作出贡献。”

黄思雨说,回国后,她发现,浏阳比印象中的除了更加绚烂多姿的烟花外,城市更加繁华,生活更加方便,活动也更加丰富了。在未来的时间里希望浏阳可以越来越好,浏阳人民的生活可以越来越幸福。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牛气冲天!

本报特约通讯员小左 夏雨 黄思雨

【来源:潇湘晨报】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