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北京女白领婚恋网上结识“精英男”,感情攻势下7天内确定关系,最终深陷杀猪盘9天被

2021-1-26 08:25| 发布者: 湘阴新闻网| 查看: 599| 评论: 14

摘要: 1月9日,吕静(化名)再度向网站缴纳5万元保证金。图/受访者供2020年12月下旬,37岁的北京姑娘吕静通过婚恋网站与一名男子相识,短短7天,在对方的感情攻势下,吕静与其确定恋爱关系。随后,在男子诱导下,她参与了 ...
北京女白领婚恋网上结识“精英男”,感情攻势下7天内确定关系,最终深陷杀猪盘9天被骗56万

1月9日,吕静(化名)再度向网站缴纳5万元保证金。图/受访者供

2020年12月下旬,37岁的北京姑娘吕静通过婚恋网站与一名男子相识,短短7天,在对方的感情攻势下,吕静与其确定恋爱关系。随后,在男子诱导下,她参与了一个“回报率很高”的货币交易项目,并在起初阶段就尝到了甜头。

然而,就在吕静携资金大举入局后,账号却突遭冻结,无法提现。网站客服仍以各种理由诱其追加资金,寻求“解冻”。1月3日到1月11日,短短9天时间,吕静被骗56万。

报警后,她第一次知道杀猪盘的概念,且有众多女性与其有相似遭遇。“我这只猪养挺快的,也挺肥的”,她止不住自责,北漂十年,本打算回河北老家买套房,积蓄却被骗光,这场遭遇让她对爱情彻底失望,“这一生都不想结婚了。”

她也郁闷,即便已经报警,并向婚恋网站客服反映了受骗经历,但该男子的账号依然显示在线。为何仅需填写手机号就能实名认证,平台方究竟有没有尽到信息审核义务?

对此,该婚恋网站公关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只有根据警方出具的笔录信息,才能判定用户是否存在违规行为,并进行封号处理。关于实名制,根据工信部的规定,用户在注册时用的手机号就已经实名,用户通过支付服务或会员等渠道支付时也是实名制。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刘明律师表示,手机号和银行账户均可以出售、外借,并不能确定用户真实身份。在网站承诺实名制的前提下,应尽到审核义务,若用户因此遭受损失,平台应当承担一定责任。

目前,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派出所已受理此案。


【1】“百分百盈利”

吕静在北京从事教育培训工作,近几年,在父母催婚下,她注册了多个婚恋网站的账号,系统经常给她发送匹配的男性信息。工作忙碌,吕静不常登陆,也没在意。直到2020年12月下旬,一名男子的资料吸引了她。

“37岁、176、居住在北京朝阳”,个人资料显示,该男子离异单身,有5年感情空缺,有车,高收入,IT人士。头像是男子的大头照,瘦长脸,白衬衫,干净利落,是吕静喜欢的成熟类型,她决定加上微信先聊聊。

男子比她想象中主动的多。

准时的日常问候,共同的爱好追求,每晚聊到凌晨一两点,黑夜里,孤独的心被抚慰,两人很快确定了关系。第7天,男子开始叫她“宝贝”“老婆”,甚至问她要出生年月,让家人帮算生辰八字。

在吕静看来,该男子是个合适的结婚对象,真实年龄只大她一岁,有房有车,定居北京,在中关村从事工程技术工作。但她没做好更进一步的准备,打算多聊会儿。

在精心铺垫的套路下,吕静迅速掉入吞金陷阱。

没几天,男子发来一个网址和一套账号密码,让吕静帮他充值购买一种叫“美国指数”的虚拟货币。工作使然,金钱交易引起了吕静的警惕。男子告诉她,钱已经在银行卡账户了,只要充值到平台账号并购买就能迅速盈利。

吕静点开网址,浏览器立刻发来“欺骗性网站警告”。男子哄她,这正是网站维护的重点,可以多换几个浏览器试试,吕静用另一台不常使用的手机成功登陆,帮男子购买了20万元的虚拟货币。24小时内盈利,15分钟提现,2分钟到账。吕静第一次发现赚钱居然这么容易。

在男子的解释里,他所从事的工程技术工作,接了维护该网站的项目,但签署了保密协议,要住进宿舍,且不能带手机,只能辛苦吕静在每天中午1点至1点15、晚上9点至9点15帮他充值购买,这两个时间段没有技术维护,百分百盈利。

男子告诉她,第一次接触网站时,他只充值了10万,经过不断充值盈利,积攒到了100多万。并展示了账户余额,这让她深信不疑。

几次购买后,吕静也心动了。她尝试注册账户,绑定银行卡,并充值了1万9千块钱,盈利了900多,第二次又充值了7万多,继续盈利。

吕静记不清是第三次还是第四次,充值到18万时,账户余额显示不能提现。她连忙给客服打电话,对方称,网站中级会员通道维护,维护好就可以正常提现了。这跟男人说过的维护网站“恰好对上”,她决定先等等。

此时,男子仍亲切热乎地跟吕静聊天,他告诉吕静,打算把钱提现后捐8万块钱给老家盖祠堂,“保佑咱们小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吕静觉得,这话简直说到心坎里了。


【2】“充了保证金才能提现”

“我这么小心,这么谨慎,还是一步步落入骗子圈套。”得知被骗后,吕静不停自责。

两天后,提现再被拒绝,吕静致电客服,客服回复称,检测到吕静使用的IP登录了两个帐号,所以都被冻结了。

吕静急忙告诉男子,并不断地自责、道歉,男子不仅没有怪她,还安慰她,尽管这时“他的账户被冻结了130多万”。

客服称要“百分百充值余额才能解冻,男子鼓动她,“维护平台很多年了,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对于此时的吕静来说,这个“权威人员”是她将钱追回来的“唯一稻草”。顾不上多想,她从信用卡中套现了18万充入账户。

还是不能提现,客服解释,冻结时两个账号已绑定在一起,需在24小时内将两个账户解冻才能提现。男子称,短时间内不可能凑够130多万。客服又提供了第二个解决办法,充值5万元保证金将两个账户解绑,就可以提现了。

吕静充了钱,提现却被拒绝,“因为检测帐号存在违规,第三方出钱系统为防止洗钱不放款,需等待15个工作日,或者充值5万块钱进行人工审核。”

吕静托男子找“内部人员”咨询下,对方咨询回来告诉她没问题,可以充。

次日,吕静再借5万元充进账户。提现却再遭拒绝,这次理由是“周末人工审核较慢,需等待15个工作日”。

吕静越发感到不安,套进去的钱越来越多,提现却遥遥无期。直到男子成功提现,她打消了疑虑,又接连两次充值5万元,等来的还是那句话“再等15天”。


【3】“杀猪盘”

“一步步按规则来,为什么还是不能提现,连续4次充值5万元保证金,却次次被推迟。”1月11日下班回家后,吕静打电话给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派出所报警。

警察告诉她陷入了杀猪盘骗局。这是一种通过线上交友来诱导受害者投资赌博的电信诈骗方式。诈骗团伙一般购买境外服务器搭建赌博网站来实施犯罪活动,一旦收到钱,会被第一时间分多次转走,很难追回。

第一次听说杀猪盘就发生在自己身上。在吕静37年的人生中,她自恃谨慎沉稳,从不网恋,从不相信网络投资理财,却在甜言蜜语和巨大利润双重包裹下失去理性,1月3日到1月11日,短短9天内被骗56万。

她开始复盘相识过程中的疑点:男子从未给过她手机号,理由是“只有工作手机,没有私人手机”;过快亲切,相识第七天,男子开始称呼她“老婆”,并提出见家长;两人从未见过面,男子也从不接视频电话;不同于其他网站客服服务差、回复慢,该网站客服回答向来准确且迅速。

警察告诉吕静,跟她聊天的男人可能同时兼具多个身份,也可能不是同一个人。

“我遇到的骗子骗术很高明,不直接让我进行投资,会给我下套引导投资,他把赚钱的方法和收益明晃晃展示在我眼前,这是最真实的东西。”当天报完警后,吕静跟男子要身份证,对方将照片遮住发给了她。吕静质疑,“你这照片还能只发一半?”,男人回复,“最基本的信任还是要有的。”第二天她将男子身份证发给警察,确定是假证。


【4】实名注册

吕静报警并向婚恋网站反映问题至今,对方账号仍显示在线。婚恋网站客服告诉她,需上传相关证明至婚恋网站qq,会反馈至相关部门,至于是否注销账号,则会反馈至安全中心,安全中心会根据实际情况处理。

吕静质疑,为何仅需填写手机号就能实名认证,平台方究竟有没有尽到信息审核义务?

该婚恋网站介绍显示: 2012年率先实行实名制,依托使用全国公民身份认证中心对会员身份进行认证,是中国实名婚恋网领跑者。

1月22日,潇湘晨报记者注册该婚恋网站账户时发现,仅需填写手机、验证码、昵称、性别、生日后即注册成功,随后可选择完善基本资料、我的照片、自我介绍、详细资料和个人喜好。但即便不完善,也可以给用户发送消息。

对此,婚恋网站工作人员告诉潇湘晨报记者,根据国家相关部委和公安部门的规定,用户使用手机实名制和支付通道实名制的行为,就证明了用户已完成了实名。此外,平台还利用视频形式对用户进行人脸识别,避免骗子冒用、盗取相关信息,实行诈骗。

如果警方已判定并立案,一旦收到警方的调案信息,网站会提供该用户所有在平台上的通讯信息、登陆信息、行踪轨迹等,然后进行全面封锁,直接加入黑名单。

湖南睿邦律师事务所刘明律师表示,手机号和银行账户均可以出售、外借,并不能确定用户真实身份。除手机号外,实名认证应包括身份证件核对、人脸识别等关键步骤来确定身份信息。在平台承诺实名制的前提下,应尽到审核义务,若用户因此遭受损失,平台应当承担一定责任。


【5】“不想结婚了”

被骗后,吕静在网上查询杀猪盘新闻,并加入了一个受骗者群聊,里面有近40个人,都遭遇过杀猪盘骗局。最多有人被骗70多万。

通常,杀猪盘会选择特定人群下手。吕静总结了自己被选中的原因,“大龄剩女,有一定经济基础,对爱情有幻想,着急结婚。”

她试图用在新闻上学到的手段将钱追回,装模作样地讨好男子,跟他道歉。但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气愤,跟对方坦白已经报警。而男子仍在试图挽回吕静的心,“等我出来,我们见面你就会相信我了。”但吕静已疲于应对,她将证据搜集好全部交给了警察。

被骗的56万中,有10多万积蓄,30多万信用卡套现,吕静原本计划用这笔积蓄在河北老家买套房子,现在希望都落空了。她不知道怎么办,从早上睁开眼,满心都是欠款怎么还,没心思化精致的妆容,洗个脸就出门上班。

“我这个猪养的挺快的,也挺肥的,所以说我现在恨自己恨得都没法说了,抬不起头来做人。”事发后,吕静不停地后悔自责,这场骗局也让她对爱情失去期待,“这一生都不想再结婚了。”

目前,北京市朝阳区王四营派出所已受理此案。


潇湘晨报记者 高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