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省内新闻 查看内容

湖南邦普炸飞宁德时代200亿市值,动力电池或趁势涨价

2021-1-9 02:35| 发布者: ixiangyin| 查看: 256| 评论: 1

摘要: 文|AI财经社牛耕编辑|张硕炸碎万亿市值1月7日傍晚,湖南宁乡市的夜空中升起一朵“蘑菇云”,数公里外均可见到冲天火光。发生爆炸的是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邦普”),是一家主要为宁德时代处理废 ...

文 | AI财经社 牛耕

编辑 | 张硕

炸碎万亿市值

1月7日傍晚,湖南宁乡市的夜空中升起一朵“蘑菇云”,数公里外均可见到冲天火光。

发生爆炸的是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南邦普”),是一家主要为宁德时代处理废旧电池、生产电池前驱体的厂家。现场视频显示,工厂附近的道路上救火车警铃大作,有人正从厂房门口撤离。有面部受伤的伤员被安置在道路旁草坪的担架上,正在等待救护车到来。

天眼查App显示,湖南邦普是宁德时代的孙公司。宁德时代持股广东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邦普”)52.8751%,而广东邦普又100%持股湖南邦普。2019年财报显示,宁德时代当年实现营收457.88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5.6亿元,湖南邦普2019年营收51.55亿元,营业利润7.48亿元,净利润6.39亿元。考虑到过半占股,湖南邦普对宁德时代的利润贡献匪浅。

在2020年前10个月,宁德时代以19.8GWH的动力电池装机量,49.4%的市场份额,位居国内动力电池市场第一宝座,在全球则仅次于LG化学。得益于电动汽车股票疯涨,宁德时代股价一路飙升,2020年一年上涨超过230%。受益于特斯拉Model Y降价,宁德时代在2021年A股第一个交易日迎来开门红,涨幅15.09%,随后几天,宁德时代股价继续创新高达424.99元,总市值一度高达9898亿元,眼看在1月8日有望冲击万亿市值,不少股民都感叹“没能上车”。

但湖南邦普的一声爆炸,直接炸掉宁德时代200亿元市值,万亿市值之梦按下了暂停键,其1月8日的股价收跌2.11%,市值停留在9422.72亿元。

对于这起事故,宁乡网信办的官方微博当晚就表示:“2021年1月7日18时12分左右,湖南邦普循环科技有限公司老厂车间发生爆炸起火。……目前,火势已控制,无人员死亡,受伤人员已全部送往医院救治,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而宁德时代对AI财经社称:“我公司下属公司子公司工厂发生火灾事故,……当晚火势已扑灭,目前湖南邦普正全面配合相关部门进行事故原因的调查,并全力保障受伤人员的医治。”

有动力电池业内人士称,“听说有三四个人员在此次事故中伤亡“,但来源是朋友聊天,并不确凿。对此,AI财经社求证宁德时代,对方表示以宁乡网信办的发布为准。AI财经社致电宁乡网信办主任,对方表示:自己不在现场,有更多情况会在公告更新。湖南邦普的电话则无法接通。

截至1月8日中午,湖南省委宣传部主管的宁乡网通报,此次事故1人死亡,6人伤情较重,14人轻微伤。

宁德时代嫡系

“据说是邦普的前驱体老厂爆炸。”动力电池资深人士陈升告诉AI财经社,而且引发爆炸的是废旧电池回收的部分。

前驱体指的是动力电池的一些原材料,比如镍盐、锰盐、钴盐等。因为动力电池的最终元素配比及关键性能,与前驱体直接相关,也有人把前驱体比作动力电池的CPU。

而前驱体厂家通常与废旧动力电池的回收厂建在一起,为的是将回收的原料,比如钴,直接投入动力电池再生产,这样比直接卖资源更有经济效益。前驱体的主要厂家,如格林美、湖南邦普,都是如此。

这个完整的链条是:电池回收-原料再造-材料制造-电池包制造。湖南邦普涉及的是第一步和第二步。

在动力电池被回收时,正极材料会浸泡在酸液里,一步一步分离出各种金属,而动力电池的铝壳则被拆解成很细碎的铝渣。陈升表示,这些铝渣很容易发生爆炸,”听说湖南邦普这次也是铝渣引起了爆炸“。

公开资料显示,湖南邦普是国内最大的废旧锂电池回收和高端电池材料生产企业。其回收处理的电动汽车动力电池,主要是镍氢、锂离子两种,总设计处理规模为1万吨/年。

据东方证券研报,在2019年底,国内前四大前驱体厂商分别是格林美、湖南中伟、优美科长信和湖南邦普。其中,格林美产出以球状钴粉为主,邦普以Co3O4(四氧化三钴)和镍钴锰酸锂为主。

2005年,在电池厂工作的李长东发现电池废料利用的机遇,写信给当地领导,拿到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成立了邦普集团。他的办公室常挂“恒者有得”四个大字,聚焦电池回收领域,很快成为全国“破烂王”,占到消费锂电池回收五成以上份额。2011年,邦普把业务拓展到动力电池领域。

2015年,宁德时代开始构建动力电池正极材料的产业闭环:通过子公司宁德和盛,持有广东邦普69%股权,后又经过几次变更,最终在2019年12月直接控股广东邦普,湖南邦普为广东邦普全资下属企业。

“不像格林美有更多客户,湖南邦普为宁德时代系,主要就为它服务。”有动力电池分析师王金告诉AI财经社,邦普能成长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前驱体大厂,得益于宁德时代的扶持。“比如宁德时代的811电池(镍钴锰按8:1:1配比),部分原料由荣百供货。荣百本来自己也可以生产前驱体,但宁德时代要求它必须用自己的前驱体的厂,也就是邦普。这就迅速帮助邦普把规模做大了。”

除了宁德时代,宝马也对邦普的成长起到背书。在宁德时代发展历程中,华晨宝马的订单起到“know how”的关键作用,帮助宁德时代理解了汽车主机厂的产品需求。借助于宝马与宁德时代的合作,邦普也成为华晨宝马布局动力电池回收的合作伙伴,双方合作建立了电池拆卸、拆解、报废、回收再利用以及追溯机制。

动力电池或趁势涨价

“据我了解,发生事故的是湖南邦普的老厂。在邦普8万吨前驱体产能中,老厂只占1.5万吨,占比不大。” 动力电池业内人士强调,这次事故不太可能直接影响动力电池原料供应。

宁德时代也对AI财经社表示,“初步评估湖南邦普工厂事故对公司生产经营业务影响有限。”

图/视觉中国

但铝渣本身在回收处理厂里普遍存在。考虑到这次事故已经通报人员死亡,王金表示,有关部门可能会对国内的动力电池回收厂进行大规模安全整顿,“不限于邦普,也不限于湖南。”“国家不太会去区分(回收和前驱体业务),而是可能整体进行半个月到1个月的停产整顿。”

即便整顿发生,前驱体也不太可能遭遇短缺。陈升表示,例如荣百自己的前驱体厂,因为宁德时代的要求处于半停工状态,一旦有需求就能迅速跟上产能。此外,湖南中伟这样的前驱体厂,根本不涉及回收业务,不会被纳入整顿范围。

但动力电池的整体涨价并非不可能。“动力电池价格实在太低了,可能趁整顿的理由涨一波。”有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称。

在2020年,电动汽车的价格迅速下滑,背后是主机厂不断压缩成本,其中也拖累了动力电池的价格。“按我们分析,像LG给特斯拉供货,很可能是不赚钱的。”陈升透露,磷酸铁锂电池包的价格,从2019年年底的(每瓦时)9毛多下降到6毛多,523配比的三元锂电池从1块1下降到7毛多,而电芯成本只下降了10%。“电芯成本已经见底了,国内动力电池的公司从80多家,死到还剩50多家。”

从宁德时代本身的财报,也能反映出利润被压缩。2020年前三季度,宁德时代营收315.22亿元,同比下滑4.06%;归母净利润33.57亿元,同比下滑3.1%;归母扣非净利润25.67亿元,同比下滑13.40%。

因此,如果安全整顿引起前驱体供应减少,动力电池厂可能以此为由,对最终产品趁机涨价。这也能帮助动力电池价格回到更加合理的水平。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