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9年,226座隧道、396座桥梁:秦巴山区的钢铁脊梁

2020-12-8 22:50| 发布者: 湘阴汽车| 查看: 1039| 评论: 0

摘要: 1919年,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最早提出修建兰渝铁路的构想,规划路线走向为“兰州—广元—南充—重庆”。2019年7月18日,甘肃定西市渭源县七圣乡境内的兰渝铁路。图|视觉中国时隔近百年,2017年9月29日,兰渝铁路 ...
1919年,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最早提出修建兰渝铁路的构想,规划路线走向为“兰州—广元—南充—重庆”。

2019年7月18日,甘肃定西市渭源县七圣乡境内的兰渝铁路。图|视觉中国

时隔近百年,2017年9月29日,兰渝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开辟了一条从西北到西南出海口距离最短、最便捷的铁路大通道。这条铁路经过了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的秦巴山区,让这个地区人民的脱贫驶入了快车道。
文 | 崔赫翾 瞭望智库观察员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大山深处,贫困人家

秦岭绵延1600多公里,是我国南方与北方的分界线,它与不远处的大巴山脉平行耸立。
夹在二者中间的这片地区,多盆地和山间谷地,跨陕、川、豫、渝、鄂、湘等6省市。这就是秦巴山区。
秦岭地区是我国珍贵的动植物宝库,然而,千百年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异常贫穷。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两点:
其一,气候恶劣,地质脆弱。
比如,甘肃省定西市南部的岷县,自古就是“西控青海、南通巴蜀、东去三秦”的交通要道。但它地处青藏高原边缘,是甘南草原向黄土高原、陇南山地的过渡地带,受大陆性气团、副热带暖湿气团的交替影响和地形对大气抬升的作用,容易形成冰雹、暴雨、霜冻等自然灾害。

秦巴山区深处的茅草房。图|图虫创意

汶川地震极重灾县和重灾县有20个在此区域,可谓“十年九灾”。
其二,大山是绕不过的天堑。
仍以岷县为例。在没有隧道的年代,从这里出发去漳县、兰州方向要翻越木寨岭,为了预防雨雪天打滑,盘山公路还不能铺沥青。土路坑坑洼洼,群众的家养牲畜随便跑,安全成了大问题。
商客不想来,当时,贩卖中药材的岷县人要去四川只能步行,牵着驴子驮着中药材穿越千山万水去闯市场。
当地流传一句话,“一座山、两座山、三座山,哎呦,脚户哥下了趟四川。”“脚户哥”就是当地对过去走路做生意的人的称呼。
不止这一座,高楼山、米仓山也将甘肃陇南变成了“飞鸟不通”的地方。长期以来,陇南境内无高速、无铁路、无机场,仅有的通路就是212国道——经常面临崩塌、滑坡、泥石流等严重地质灾害,早已不堪重负。
“开着212吉普车,走在212国道上,时速却是21.2公里”,这是以前汽车司机对陇南交通状况的调侃,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去过几十公里外的县城。想坐火车外出打工,要先从陇南的武都区坐汽车到陕西省的略阳,再辗转坐上火车去往全国各地。
不仅是甘肃,当年,四川广安的群众要想外出务工,必须先走路到镇上,再转长途客车到重庆或成都,再坐三天两夜的火车才能到广州。
大山深处还有一些群众靠溜索出行。
2010年,秦巴山区1274元扶贫标准以下的农村人口有302.5万人,农民人均纯收入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67.2%。贫困发生率为9.9%,比全国平均水平高7.1个百分点,比西部地区平均水平高3.8个百分点。
“守着烂土坯房,煮饭用麦草、包谷壳,有时候起身去看锅里,灶里的火就熄了,急得哭。”
2011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2011—2020年)》,明确规定秦巴山区等14个区域被划定为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2
兰渝路,何以致富?

如果有一条通江达海的路,秦巴山区是否就能打破贫穷?
能!因为沿线资源足够丰富。
*中医药资源
北依秦岭、南靠巴山,第三纪古老植物在这里保留和繁衍,丰富的药用植物是馈赠。以陕西为例,秦巴山地的中药资源种类占全省总数的2/3以上,达1500种以上,全国列为国家名贵中药材有34种,陕南秦巴山区就占15种。

甘肃岷县种植的中药当归。图|图虫创意

*矿产资源
由于南北向构造的干扰和多次岩浆入侵,秦巴山区形成多种金属、非金属和稀有金属交替成矿的特点,甘肃陇南的铅锌矿享誉全国。我国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曾断言:陇南是一个宝贝的复杂地带。绵延300多公里的铅锌矿带,横跨西和县、成县和徽县等县,是亚洲第二大铅锌矿带,其地质远景金属储量达2000多万吨。
四川广元市位于秦岭构造带南缘,成矿条件也很好,经探勘发现主要矿产58种,矿产地372处,主要优势矿产有天然气、煤、地热、水泥用灰岩、铁、锰、玻璃用石英砂岩、耐火粘土、长石、硫铁矿、饰面花岗石、饰面大理石等。
*生态旅游资源
秦巴山区旅游资源主要分布在秦岭陕西段、伏牛山、汉江、漳河等地。汉江流域的汉中不仅是汉江源头,还是两汉三国文化的主要发祥地。陇南与广元更是颇具少数民族特色。与人文旅游资源相比,秦巴山区自然旅游资源也十分丰富,比如陕西留坝地处秦岭南麓腹地,森林覆盖率达91.23%,境内生态环境优越,素有“天然氧吧”之称。
但如此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却是“养在深闺人未识”。

图片来源:《秦巴山区旅游资源分布与旅游经济耦合研究》

如果这条路被打通,北接兰新、包兰、兰青、陇海铁路,南接宝成、襄渝、达成、遂渝、渝怀、沪汉蓉铁路,就会成为与京广线、京沪线并列的三条南北铁路大动脉之一,也将成为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及西部大开发、长江经济带两大战略的黄金交会线路,以及西北到西南出海口距离最短、最便捷的铁路运输通道。
途经重庆到新疆、欧洲的中欧班列将不再绕行陇海、西康、襄渝铁路,将通过兰渝线直通兰州。而从兰州到重庆运输距离,将由1453公里缩短至886公里,客车运行时间由21小时缩短为12小时,到成都的距离缩短至820公里,客车运行时间也缩短6.5小时。
兰渝铁路将秦巴山区融入到全国运输网,打破山乡的封闭,将极大地增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造血”功能,自然能带动甘、陕、川革命老区脱贫致富和沿线社会经济发展。
3
筑路梦,百年接力

其实,百年前,人们就有过这样的设想。
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对中国的建设事业进行了充分的构想。1919年,《实业计划》对如何发展经济进行了进一步的阐释,铁路被称为“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的富国重器。一条从兰州到重庆的铁路,早已在他心中成形。
如果这条铁路成为现实,那它将成为穿过秦巴山区的钢铁脊梁。然而,当时中国狼烟遍地,山河破碎,再加上沿线地质条件极为复杂,受技术所限,这一设想搁浅了。
1935年,红四方面军8万官兵在苍溪县强渡嘉陵江,打破了国民党军“困我于江东”的企图。后来,一位当时参加过渡江战役的将军在病榻上说:“当年红军长征在苍溪县横渡嘉陵江时,用的是木船,该修一条铁路了……”
上世纪90年代,从兰州到重庆,途经的甘、陕、川、渝22个县(市、区)中有17个是国家级贫困县,温饱线以下的贫困人口近1000万,许多农民人均年收入只有900余元。
1994年初,修路致富再次被提上了日程。
阆中、苍溪、南部三地的领导们坐在了一起,其中一位提到一件事情:他们曾到一户农家,看见唯一的一口铁锅,已经烂成月牙形,还架在柴火堆上继续用,家里人要是能一吃到点白面馍馍,就能高兴一天。
贫困现状深深刺痛了他们的心,也更加坚定了他们的决心:一定要早日争取兰渝铁路上马,让老区人民脱贫致富。
三地领导一拍即合,仅用了十多天,《关于申请新建兰渝铁路立项的报告》出炉。
这份报告必须经过兰渝铁路沿线地区(市、州)、县(市、区)党委、政府盖章,才能向上呈送。当时交通并不通达,三地工作人员北上、南下,踏上艰难的“盖章之旅”。
这年10月,一份盖有68枚地县两级党委、政府印章的《关于申请新建兰渝铁路立项的报告》,上报给了四川、甘肃省政府以及国家计委、铁道部。
三个县城牵头来推动一条国家级铁路的立项,很多人起初并不看好。要多少资金?不知道;多长时间?也不知道。
“我们这届实现不了,就下一届继续“。
兰渝铁路引起许多在西南、西北出生和战斗过的红军老战士的关注。
1998年年底,罗青长、傅崇碧、何政文、苏毅然、王定国等105名老红军联名签字上书,恳请修建兰渝铁路。
“兰渝铁路沿线当年有10万儿女随红军转战南北,而这些地方至今依然贫困……因此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恳请国家将兰渝铁路纳入跨世纪铁路建设计划,使老、少、边、穷地区人民早日走上脱贫致富之路!”岷县当地一位老人说:“我们要像当年迎接红军一样帮助国家建设兰渝铁路……”
此后,甘肃、四川、重庆的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连续多年在全国两会上呼吁兰渝铁路的修建。

2017年9月29日,历时9年建设的“世纪铁路”兰渝铁路全线开通运营,图为陇南火车站准备出行的人们排着长队上车。图|视觉中国

2007年5月12日,兰渝铁路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的立项;2008年9月26日,全线开工建设。
开工只是迈向成功的第一步,落地实施任务更加艰巨。我国西部地区地势地质复杂特殊,德国隧道专家评定“不可能在这种地层中打隧道”。
毕竟,兰渝铁路全线穿越10条区域性大断裂带、87条大断层,胡麻岭隧道更是世界性的技术难题。
2015年12月30日,兰渝铁路四川广元至重庆段开通,结束了四川省苍溪、阆中、南部不通铁路的历史;
2016年6月28日,甘肃境内兰州东至夏官营段开通;
2016年12月26日中午,随着从甘肃岷县火车站始发出的K2615次列车驶进四川广元站,标志着兰渝铁路广元至岷县段正式开通运营,打通了陇南到四川广元以及重庆的大通道,也结束了广元至岷县不通火车的历史。
2017年9月29日,兰渝铁路全线正式开通运营。
9年,226座隧道、396座桥梁,共同构建起我国南北铁路的第三大动脉。
4
“火车一响,黄金万两”

兰渝铁路覆盖的区域盛产众多经济作物,但是由于交通不畅,运输成本高,很多高产经济作物无法吸引区域外客户订货。当地百姓守着致富的资源,却还不得不辗转到外地打工。
随着铁路的开通,秦巴山区的资源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富裕的贫穷逐渐成为过去时”。

远眺甘肃岷县山区。图|图虫创意

如今在四川南充,当地农户将莲藕销往兰州蔬菜批发市场,再转销新疆、青海等省区。以前运输全靠汽车,运费要5角一斤,现在火车运,不到2角一斤,按目前每年100多万斤的产销量,仅运费一项就可节约30万元。
甘肃陇南市的油橄榄占中国种植总面积60%,过去交通不畅,运输成本高,品质良好的油橄榄无人知,现在运费骤降,吸引大批投资客北上订货。
川甘陕交界的广元市苍溪县,农村产业也曾备受交通瓶颈制约。如今,这里成为“世界红心猕猴桃原产地”,一颗颗坐着火车出川的“红心猕猴桃”,是当地百姓脱贫致富的“黄金果”。
猕猴桃大丰收的年份,1亩地能采下至少1吨果,按均价算,毛收入达到2万元,360多户平均每户能有4万多元的收入。销售旺季,一盒2.5公斤的红心猕猴桃定价180元左右,每天有8000件通过电商直营和商场超市向全国的客户销售。
而因交通不便错过大量投资的岷县,也是因兰渝铁路的到来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中药材产业是岷县的支柱型产业。当归、黄芪、党参种植面积广、质量优。全县不到50万亩的耕地面积上,仅中药材种植面积就达到40万亩。从前,受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限制,岷县道地的中药材经营主要是在地头卖产品,加工也都限于初级粗加工,附加值不高。
铁路的到来,同样也延长了中药材的产业链。
许多中医药品牌企业在岷县投资,或建立种植基地,或成立批发公司。从粗加工到深加工,再到自主研发,目前自主研发的药品有30多种,投入市场后效果很好,不过限于软硬件条件限制,常规生产的只有8种。
接下来,岷县还有新打算:引进有实力的企业来投资,力争在岷县当地形成产业,延伸产业链,带动就业和农产品附加值再上一层楼。
资源走出去,游客也要走进来。
更多的人通过兰渝铁路了解了地处革命老区的邓小平故里广安武胜、朱德故里南充、古城阆中、“红军渡”苍溪、女皇故里广元等县市。
“没有火车,我们不敢想象,一个国庆小长假的收入就能抵得上原来一年。”在南部县升钟湖附近开办“农家乐”的王老板说。
南部县依托兰渝铁路做精准扶贫文章,推出“红色主题游”+“秀美山水游”的组合旅游产品,当地土特产业、酒店业也由此活了起来。
5
通江达海,小康自来

2016年,位于兰渝铁路沿线的南部县与广安区脱贫。
南部县的三大主导产业——电子信息、食品饮料和汽车发动机零部件,仅在当年就对接招商项目36个、签约12个,亿元以上项目达到8个。仅在火车站片区规划的仓储物流用地,就已吸引来自上海、浙江、深圳等地的百余家企业负责人前来考察和投资。
广安市的武胜县作为农业大县和劳务输出大县,常年在外务工人员达30余万人。近几年依托农业基础和园区平台大力发展“归雁”经济,返乡农民企业家已有300余人,带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
2020年2月,陕西秦巴山区的29个贫困县(区)全部实现“摘帽”,百姓告别了绝对贫困。
2020年11月12日,根据《甘肃省精准脱贫验收标准及认定程序》和《甘肃省2020年度贫困县摘帽退出验收评估工作方案》规定,甘肃省2020年申请摘帽退出的东乡县、临夏县、宕昌县、西和县、礼县、通渭县、岷县、镇原县等8个贫困县,拟退出贫困县序列,脱帽在即!
兰渝铁路为秦巴山区架起了经济发展的黄金走廊,带领着这个地区的百姓走向更美好的生活。
脱贫“摘帽”并不是终点,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参考资料:
1.南北筑通途--写在兰渝铁路全线通车之际丨新华社2017-09-29;
2.直击兰渝铁路施工现场:一条“巨龙”承载5个贫困县的梦想丨每日甘肃网-兰州晨报2010-08-02;
3.6年破解世界难题 兰渝铁路下半年将通车丨观察者网2017-6-19;
4.秦巴山区旅游资源分布与旅游经济耦合研究丨《陕西师范大学学报》,2020年1月;
5.兰渝铁路在四川划了一个脱贫的“对号”丨新华社,2017-9-22;
6.申建“兰渝铁路”幕后丨《小康》,2004-8-20;
7.岷县:兰渝铁路带来的一通百通丨每日甘肃网2017-10-11;
8.精准扶贫 兰渝铁路搭建沿线经济“黄金走廊”丨央广网,2017-01-06。

原标题:《一百年了,修不?修!》
阅读原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