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省内新闻 查看内容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2020-5-29 22:30| 发布者: 湘阴财经| 查看: 1003| 评论: 23

摘要: 长沙的汽船码头,可能是潮宗门长沙,是你我生活的城市,但也可能是你我都陌生的城市。当你穿行在黄兴路、五一路、南门口、化龙池等繁华的灯红酒绿之地,可能从未想过这些地名是怎么来的,也未曾知道它们背后的命运。 ...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长沙的汽船码头,可能是潮宗门

长沙,是你我生活的城市,但也可能是你我都陌生的城市。当你穿行在黄兴路、五一路、南门口、化龙池等繁华的灯红酒绿之地,可能从未想过这些地名是怎么来的,也未曾知道它们背后的命运。这些大街小巷,这些商圈名称,它们许多早已死去,只剩地名的空壳,也有的在新的时代有了新的内涵,如同“你方唱罢我登场”。

身边的地名,藏着王侯的荣耀和市民的烟火

许多地名瞬间穿越了两千年,只是我们谁也无法考证,它们到底是从两千年前一脉相承而来,还是只是后人的穿凿附会。河西的靳江河、靳江路、靳江小区,源于春秋楚国大夫靳尚;太平街旁的太傅里,源于西汉贾谊;定王台,源于思念母亲的西汉长沙定王刘发;而跳马涧、惊马桥、马栏山、捞刀河这些古地名与关公战长沙紧密相连……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靳江河入湘江处

长沙并不像那些古都一样,有着动辄十几个王朝的背影,除了西汉长沙王,它只有唯一的政权——五代马楚,以及明代藩王长沙王。每个在此成为一方霸主的王,都想在这个城市留下自己的荣耀,他们建王宫、修花园、盖牌楼,只是王侯们的荣耀,转眼间成为过眼烟云,只剩那些地名,像风中作响的风铃,默默诉说昔日的荣光。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司门口老照片

司门口是明朝长沙王府仪卫司的门口;东牌楼、西牌楼是王府东西大门外的牌楼;如今万达广场东侧以卖水产出名的西长街,原是王府西门大街,类似北京西长安街……这世界没有不散的宴席,王侯们的宴席,更是树倒猢狲散、满眼话凄凉,我们市井小民,一不小心见证了历史的凄凉,又在行色匆匆中,赴自己的宴席,最终也不免世事变幻、人走茶凉。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小西门老照片

当古老的长沙城进入明清时期,它的城市如同社会一样定型,市民们就如同城墙内禁锢的生活那样,迟滞而麻木。长沙的大小城门最终固定并连向城内的大街,那些为防卫需要而开凿护城河以及河桥,也与渐渐发展的城郊集市、港口融合一起,许多地名因此诞生,也顺带衍生出了世俗长沙的生活。

南门口、大西门、小吴门、兴汉门、潮宗街、通泰街、湘春街、浏城桥、西湖桥、培元桥,它们是商贾云集之地、三教九流聚合之所,也有的是南北船帮歇息的港湾,茶馆酒肆、妓院书场,人们在这里尽情迷醉,就像当代娱乐至死的长沙一样。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湘春门老照片

拥挤,也是古往今来一大特色。“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一切拥挤与吵闹,无非是“利”字当头。北门内北正街、通泰街交汇处的“头卡子”,就是这样一处“出城”与“进城”的地方,这里是入城第一道关口,设有木栅门,所以叫做“头卡子”。不知道头卡子在哪里,肯定不是老长沙。

长沙类似进出城的关口还有很多,西边的各大码头,东边的浏阳门与小吴门,都是乡下人进城追梦的地方,偶尔也可能是城里人厌倦了世俗,漂流江海、寻找那世外桃源的起点。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明长沙王府效果图

那些官家衙门一个个矗立起来,成为地标,也成就了地名。藩正街、藩后街,一前一后,簇拥着藩司,那是布政使大人办公的地方;臬后街、都正街源于臬司、都司,臬司、都司分管司法与军政;府后街在长沙府署后侧;粮道街是因此街驻有粮道衙门;盐道署所设之地即为盐道坪……

对于老百姓来说,这些曾经都是望而生畏的地方,“衙门六扇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只是几百年后,这些老街小巷,早已充满市井烟火,是小民们花钱买醉、呼朋唤友,或扯谈打麻将嗦粉的地方。就像打麻将一样,输赢之间,皆是人生,曾经赢了的官家们,最终还是输了,输给了时代,输给了另外一批官家。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30年前的袁家岭

官家的地名多少还有点文绉绉,市井小民的地名就直抒胸臆了,仅仅就家族聚居地来说,长沙就有下黎家坡、冯家湾、左家井、伍家井、涂家冲、袁家岭、晏家塘、廖家湾、潘家坪、肇家坪等大大小小几十个“百家姓”地名,不能不使人们对生活在这里的那些微不足道的芸芸众生注目。

这些以百家之姓命名的大街小巷,数量也大大超过了那些以英雄豪杰命名的街巷。原来这些处于城郊结合部或城外的村落,慢慢也变成了熙熙攘攘的市区,家族不在,那祠堂牌坊也已消逝,村头的老农,换成了小巷中光着膀子摇着蒲扇的嗲嗲。

文革,一场改名闹剧

政治,总是无孔不入的影响社会生活,地名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也会成为“政治的留声机”,在“文革”这种“轰轰烈烈”的岁月,一切都变得那么火热与肆无忌惮。大街小巷的地名,若不“破四旧”,就无法体现革命精神。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黄兴路商业街

在民国程潜任湖南省主席时,将南正街和伯陵路分别更名为黄兴路、蔡锷路。解放后黄兴路、蔡锷路一直沿用到1971年,为国内外所熟悉,具有相当的知名度。但在十年内乱中,这两条路被分别改名为大庆路和大寨路,那时“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之风正刮遍全国。

红卫兵小将和革委会主任们所起街名纯用政治口号化语言,有时他们想不出那么多口号,甚至让一个城市有多条同名的道路,长沙原城南路白马庙、定王台般若庵,以及大王家巷旁一小巷,竟都改称“工农巷”。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潮宗街教堂

细数长沙改名的街道,那些名字密密麻麻,甚至可能让人看了犯“密集恐惧症”:

开福寺路变成朝阳路、湘雅路变成反帝路、潮宗街改成反帝巷、平地一声雷改名红星街、徐祠巷改为大寨里、皇仓湾改为大庆村、苏家巷改为育红街、观音井改为利民井、小瀛洲改为新俗洲、斗姥阁改为宏图街、走马楼改名东方巷、青山祠改为幸福街、裕敏里改成向阳里、祝威岗改为武卫岗、火药局改为向阳村、流水沟改为光明街、一步两搭桥改成反资街、吊马庄变成群众巷、晏家塘成为胜昔街、轩辕殿变成五一新村、长寿里变成反帝坪、学宫街变成学工街、局关祠改为建新街、乐古道巷变成永红巷、留芳岭变成向阳岭、百善台成为跃进巷……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蔡锷路油画

如同人的红极一时,政治的狂热也是短暂的,1978年后,整个中国都在追索、反思,人们的目光也渐渐转移到这些与人衣食并不太相关的地名上,长沙首当其冲的就是大庆路和大寨路,1981年,这两条长沙最繁华的主干道复名为黄兴路、蔡锷路,这是长沙在改革开放后最先恢复原名的两条街道。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黄兴路步行街

还有如阿弥岭,位于今雨花区赤岗北路以东、桂花路南侧,原名峨嵋岭,但因“阿弥”是宗教用语,文革时就针锋相对的改成“唯物岭”,“文革”结束后再次改回原名。

仅仅到1982年4月,长沙城区普查到的1014条巷中,恢复原名、进行更名的就有269条,居委会更名58个,街道办事处更名5个。地名兜兜转转十几年,就是一场闹剧。

记忆,随地名一起消失

民国时期的一场文夕大火 ,让千年古城长沙毁于一旦,全市1100多条街巷(不包括橘子洲和河西),片瓦不留的有690多条,幸存不到5栋房屋的有330多条,只有一两栋房屋的有190多条,全市严重受灾的街道将近90%。长沙,也因此与广岛、斯大林格勒一起,并称为二战时期破坏最严重的三个城市之一。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文夕大火油画

然而,尽管地面建筑无存,文夕大火却并没有使街巷消失,毕竟,房子容易烧毁,麻石老街却不容易烧掉(尽管烧的通红烫脚),真正让老街大量消失的,还是上世纪80年代至今的城市发展,这是新时期的“赛文夕”运动。

老长沙中闻名遐迩的“平地一声雷”,是一条因井而得名的小巷,原在定王台后面,民间传说此地一日忽然爆震,泉源遂绝,投之以石,其声轰然如雷,故名“平地一声雷”。这条极富韵味的老街,1997年拆建为住宅区和解放中路立交桥。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南倒脱靴巷和西倒脱靴位于长沙南门口一带,传说东汉末关公战长沙时,太守韩玄逃跑,先后把两只靴子脱掉,靴尖分别朝南、朝北放,以引开追兵,就有了“南倒脱靴”和“西倒脱靴”的巷名。这两条小巷几年前在城市建设中消失了。

还有人总结了长沙地名的“从一到十”:一步两搭桥、二里半、三王街、四方坪、伍家岭、六堆子巷、七里庙、八角亭、韭菜园、十间头。它们充满了生活气息、地理特色,比官方地名少了威严与晦涩,多了俗气。如今它们有的已不在,只能留老长沙们空回忆了。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今日四方坪

“一步两搭桥”原是一个有护城河和河桥的地方,后来,护城河没有了,桥也没有了,这里变成了一条小巷,就一直叫一步两搭桥,如今小巷也消失在城市的棚改建设当中……

长沙市曾规定潮宗街等11条街巷为受保护的历史街巷,并明确这些街巷、旧宅,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拆除。然而才过几年,11条街巷中就有大古道巷、小古道巷、磨盘湾-南倒脱靴-一步两搭桥三条老街被拆迁,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柳肃曾为此感慨:“政府自己挂牌保护的老街巷老建筑都拆迁了,这不能不让人感到遗憾。”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长沙两条历史文化街区之一太平街,图/牧野

此外还有许多老街,如走马楼、柑子园、臬后街、北正街等短短几年内就消失了,只留了一个地名供后人凭吊。1986年出版的《长沙市地名录》共记录长沙街巷1026条,1998年出版的《长沙老街》中只记录了长沙街巷716条,长沙文史专家陈先枢说,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长沙又至少消失老街巷500多条,合计有800多条老街消失了。

除了老街,还有一些集中展示反映老城居民生活、社会习俗与文化艺术的其他建筑,如亭台楼榭、水井牌坊、佛寺道观及麻石街等多数未能保存下来,老城区的人文环境特色逐渐消失。

谨以此文,纪念消失的800余条长沙老街

五一广场工地,明长沙王府所在地,如今这里是国金中心,图/朱辉峰

这几十年来,时代和人都在剧变,我们都在随波逐流,跟随时代的步伐,生存、生活,未曾停下脚步来看看自己,一转眼韶华已逝,故人不在。当一个个小人物汇成时代的洪流,组成一个城市时,它也是如此,城市未曾好好看清自己的容颜,那容颜就已骤然改变了。

地名,是留在身边的史书,承载了一个城市的记忆。看遍了城市发展和地名变迁的老长沙,在对往昔的回忆和一声叹息中,慢慢变老。那些活跃的新青年们,也许现在还未曾注意身边的变化,等到他们也成为老长沙,也会回忆现在的时光吧?要诉说那曾经留在他们身边的地名了。

END

本文由城市记忆CityMemory独家发布,作者 | 牧野,编辑 | 城小忆(微信号:chengshijiyiwh),未注明出处图片均源于网络。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