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省内新闻 查看内容

两轮出行大战再起:青桔美团哈啰长沙肉搏

2020-11-25 10:20| 发布者: 爱湘阴| 查看: 675| 评论: 3

摘要:   核心提示  共享单车的残局未定,共享电单车的战争已经在长沙悄悄打响。哈啰每天盈利几百万的传说,撩动王兴和程维的心弦,滴滴、青桔纷纷下场,在长沙掀起一场投车狂潮,随之而来的抢人、抢地盘、降价,谁都势 ...

  核心提示

  共享单车的残局未定,共享电单车的战争已经在长沙悄悄打响。哈啰每天盈利几百万的传说,撩动王兴和程维的心弦,滴滴、青桔纷纷下场,在长沙掀起一场投车狂潮,随之而来的抢人、抢地盘、降价,谁都势在必得,不惜一切代价。

  作者|马慧

  来源:豹变

  “十几米的货柜,装两三层,哐哐地卸货。”

  巡视路面的时候,王涵会被友商的投车情形惊到, 最凶猛的时候,“几天投2万辆”,“一个月投四五万辆”。

  “一条100米的街道, 80米是他们的车,一个公交站台,车子多到呈U字型排开,人都过不了。”

  王涵是喵走出行的一名运维,看到这么疯狂的投车行动,只能吐槽一句:

  “搞死人。”

  踢车、烧二维码、举报

  王涵的“领地”正在一点点被美团蚕食,100米的街道,80米都被橙黄色的电单车占据, “这让别家怎么搞?”车道被占,王涵只能把自己的车骑走,最多的一天,他骑了89辆车。

  那是2020年4月,哈啰、美团和青桔相继推出新车,在长沙的街头疯狂投放新车,街面不够用,开始比拼投车人员之间的实力。

  踢车是常有的事。“摆车的时候,一脚把你的车踢翻,给你增加工作量。”这种较量最常在老大和新晋的“小弟”之间。

晚上7点东牌楼街,电单车多到挤出黄线,运维需要一辆辆骑走

  最直接的是围车,这是地面战惯用的方式。最近2个月,美团的投车力度最大,围堵最常见,“中间是我们的车,外面一圈美团,挪都挪不动。”

  抢夺地盘的较量在热点区最为激烈,因为车子的翻台率比冷点高出一倍不止。在商场、地铁口、学校和医院附近,是美团、青桔和哈啰的必争地。

  往往,为了抢夺热点,各家的调度车在早上8点到位,快速向下卸车。地面上规划的黄线位置有限,卸得多的时候,一个品牌就占了上百米的街道,别家只能缩小投车范围,或者挪车。如果超过黄线,就会被交警拍照、罚款。

  为了弄走竞对,大家会“不经意”地拍照片发在交警群里,”我们摆好的车在前面,他们没摆好的在后面。“增加竞对的工作量,或者让他们在交警前的表现更差,“一般拍美团、小遛和喵走,美团没人管,作死地搞。”

  还有人会直接毁车,给车子的二维码喷油漆,或者用火烧,有运维发现,“一排都被喷了”,他怀疑是公司行为,找枪手在夜里下的手。

  王涵能感觉到,随着大玩家的加入,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过去在停车黄线内,如果能停20台,就只有5-6台,现在有60台,甚至80台。以前,他一天摆150台车,现在至少200台,而且过去只要摆正路面上的一些车,现在要到处拖车。

  长沙市的共享电单车呈现指数型增长,据豹变统计,目前长沙市的电单车已突破40万辆。其中,哈啰14万辆,美团12万辆,青桔接近14万辆。而在2019年下半年,美团和青桔的电单车仅有上千辆。

  出行巨头们一夜之间涌进长沙。

  一天净利几百万

  2020年,哈啰、青桔和美团在共享电单车领域频繁出手。

  王兴在美团Q2财报电话会议中,强调了电单车的特性——“高频,高现金流”。对比单车,电单车更容易被用户骑。在美团的数据中,在长沙,一辆小黄车最多一天被骑了13次,哈啰的电单车最高超过20次。

  业内人士跟豹变算了一笔账,电单车的骑行时长一般在15分钟,客单价2块钱左右。以一台翻台率6次的电单车为例,一辆电单车的盈利额在12块,单车的翻台率和客单价折半,盈利额在3块钱,差了4倍。

  在成本上,一台电单车在3000元左右,1天的损耗在1.5块钱,如果以10万台电单车为例,一天的净利润在105万,大约9.5个月回本。

  对比单车,要投入3年才能回本,电单车称得上快速周转,而且投入量越大,盈利越快。高频加上更高的客单价,奠定了电单车广阔的盈利空间。

  哈啰正是靠着电单车在闷声发大财。哈啰一位早期的员工告诉豹变,哈啰早就盈利了,且金额不小,“一天的净利润就是几百万,这是一位公司高管在开会时说的”。那个时候,哈啰项目庆功,喝的都是茅台。

  哈啰的盈利情况具体如何,哈啰官方没有给出清晰的答案。

  当时,哈啰人员的薪资也尤为可观。在路面上,来一辆哈啰助力车,就被骑走一辆。骑行率高,耗电就快。 “换电的人忙不过来,1天四五百块很正常。”

  头两年,很多哈啰的员工薪资过万。

  本土势力入局

  本土势力最先嗅到商机,10多家小品牌公司开始集中攻占长沙街头。

  在重资产、重政府和重运营的电单车市场,有足够的资金可以购车,有强硬的关系,可以拿到独家运营开城,而有完善的运营体系,就能降低成本,提高运营效率。

  在没有太大的市场竞争,政府又不设置门槛的前提下,小品牌入局、回本,甚至盈利都不难。

  甚至,小品牌还能借助时间差,先赚一笔。2019年下半年,小遛率先推出脚踏板车型,凭一己之力,将长沙带入电单车2.0时代。脚踏板电单车,偏向家用摩托,坐垫更宽、带前篮和脚踏,甚至后座还可以载人。

  车型升级的效果很明显。彼时,哈啰几乎占据整个长沙市场,但小遛出来后,抢单率很高,“有小遛在,大家就只骑小遛的。”

  在热点区域,小遛的翻台率高达10次以上。

长沙三环外的一个地铁口站,电单车占到马路的一半

  很快,小品牌喵走出行也推出同款车型,市场的反响很直接。有一晚,一位喵走的运维人员穿着工装在路上骑车,在马路上被人拦下了,对方问他,“这个车可不可以给我骑?”

  那时,大厂还在观望,“看交警会不会收车。”发现政府几乎默认后,大家依然不敢更改车型,“怕刺激政府。”

  这也让小品牌度过了一段非常轻松的日子。半年时间里,喵走的电单车从1000辆,扩充到3万辆,从只在芙蓉区试点,到遍布长沙,甚至开发了还是单车市场的河西。

  危机显现,是新国标颁布,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政策严格规定了机动车和非机动车的区别。

  哈啰出行品牌公关部张振告诉豹变,“政策规定了我们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那我们就能放开了。”

  很快,哈啰的小羊驼、美团的小黄车和滴滴的新款助力车下放。

  而且,长沙市政府对共享电单车的政策比较宽容,和长沙同体量的省会城市,几乎都会控制电单车的品牌数量、投入数量,而长沙则不设限。

  卸下枷锁,巨头的混战随即开场。

  目前,哈啰电单车日均单量400万,滴滴美团紧随其后,分别为300万、100万。

  到2020年Q2,哈啰电单车入驻超320个城市,美团也加紧布局,向市场投放30万辆。滴滴青桔同样频繁动作。4月,青桔完成11.5亿美元融资,在财力的支撑下 ,4个月后,青桔推出3款新车,两款是电动车。据传,滴滴的两轮业务,是今年加人最多的部门,电单车,也成为滴滴的主要业务。

  大打价格战

  大厂入局,哈啰的日子没有那么舒服了。

  在过去2年,哈啰占据着长沙90%的市场,青桔和美团的入局,很快稀释了街面上的颜色。

  2019年6月,青桔先在芙蓉区投下一千辆助力车,从边界向城区渗透。5个月后,美团基于摩拜的数据,在全城投车,自此开启在长沙的竞技赛。美团从1千到12万辆,仅1年时间,青桔到14万辆,只用了18个月。

  在电单车行业,铺的车越多越容易被用户骑,也就越得利。投车,是所有玩家抢占市场的必用技。

  5月份,谢润目睹了长沙市一个月内增加10万辆电单车的壮举,他是哈啰的一名区域负责人,在投车凶猛的10月份,哈啰开始控制投车数量,但美团和青桔还在加车。

  “在创文期间,美团都没有停下。”青桔的力度也不小,“三台吊挂卸了一晚上,卸到第二天凌晨。”

  比起小品牌的小打小闹,美团和青桔的入侵,直接影响到哈啰的霸主地位。

蔡锷路上,早上8点调度向下投车,马路上一侧是美团,一侧是哈啰

  在街面上,黄色和绿色的电单车极为显眼。哈啰的运营群里,不时有运维关注到竞对,发来投车的视频,一台吊顶车在卸货,单车上的保护膜还没来及撕,“美团又投车了。” 

  量铺起来之后,美团和青桔直接打起价格战。对标哈啰的每15分钟2元,美团专门为长沙地区调低了价格,起步价1块钱,15分钟收取1.5块钱。为了获取市场,美团推广每周1天免费骑行,青桔采用骑行返现金。

  两家的优惠一直持续到现在,美团,最新5次骑行2.2元,青桔骑车享受6折折扣,而哈啰依旧是1.3元每次。

  价格战不仅仅针对用户,青桔给出行业内最高的运维工资,180块钱一天,吸引竞对的运维加入青桔。青桔的运维群,从26人增加到56人。再加上仓库员、调度师傅、换电员等,1年半时间,青桔在长沙的运营团队多达七百人。

  掀起价格战之后,青桔和美团的版图逐渐扩大。

  苦生意

  哈啰独享市场的美好时光,被美团和青桔的迅猛进攻打破了。

  在过去,哈啰的单车翻台率在12-13次,现在只有一半。不过哈啰长沙也表示,翻台率是被数量均摊,而不是被另美团、青桔拉低了。

  虽然整体单量有所提升,但是蜂拥的单车还是降低了每一家的赚钱效率,公司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去运维。

  10月底,豹变在长沙IFS北面的东牌楼街,电单车挤到路中心,一位青桔的单车运维被喊来帮忙,他骑走左边的1台车,右边又新停了6台,直到晚上10点,下班的用户把车子骑走,他才下班。 

  在五一广场附近的坡子街,哈啰配备了6位运维、2辆调度车,但依然忙不过来,各家投的车太多,最后导致点位被取消。

  哈啰长沙的员工不无感慨,经历过单车大战,哈啰更像“从死人堆爬出来的人”,但一场电单车大战,又让他们看到往昔的疯狂。

  在长达5个月的巨头之战里,小品牌的日子也越发难熬。

  喵走出行运营总监王深(化名)偶尔会碰上小品牌的同行,他们相互诉苦,“车子没人骑,生意不好做呐,亏钱。”

  巨头下场,小体量的电单车淹没在黄绿蓝海里,翻台率下降,而因为巨头占位、抢占热点区域,单车的运维成本又与日俱增。

  王深在谈话中强调,“订单直线下滑,盈利骤降。”

  2020年4月,本土品牌小黄鸭推出新车,试图翻盘,但2个月后,宣布退出长沙,转移在湖南省下的一个地级市,同类型的小彬出行也消失在长沙街头。

  对于小品牌的退出,王深并不意外。“吃下一座省会城市,你要有资本,就像你要100块钱的东西,拿50块钱去买,你能买得到吗?”

  共享电单车的机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萎缩,只是王深没想到,淘汰赛会来得这么快。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