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贵州山区初一男生用父亲的医药费打赏主播,平台:需证明是未成年人

2020-11-22 09:40| 发布者: 湘阴健康| 查看: 345| 评论: 10

摘要: 丈夫1.3万元的医药费,韩珍峰攒了两年。眼看要交费了,钱却不见了。6月7日,缴纳医药费未果后,贵州毕节市大方县的韩珍峰发现自己未满16岁的儿子詹郎桂在网课期间用自己的手机观看“蜜桃直播”,并累计向直播平台充 ...

丈夫1.3万元的医药费,韩珍峰攒了两年。眼看要交费了,钱却不见了。

6月7日,缴纳医药费未果后,贵州毕节市大方县的韩珍峰发现自己未满16岁的儿子詹郎桂在网课期间用自己的手机观看“蜜桃直播”,并累计向直播平台充值13375元用于打赏主播,而这笔钱正是卧病在床丈夫的医药费。

打赏人卧病在床的父亲

事发后,詹郎桂家人决定向蜜桃直播软件平台申述退款,多次联系客服才得到回复称会退回部分金额,但主播的分成则需要他们自行联系主播。在主播退款给詹家后,广州蜜桃直播软件平台却更改说辞,要求提供相关证据证明是未成年人打赏。

目前,詹家还在等待蜜桃直播软件平台的退款。平台则表示,仍在进一步核查中。

初一男生网课期间打赏主播26次 是其卧病父亲医药费

6月7日,52岁的贵州大方县农民韩珍峰将13375元账单明细放在儿子詹郎桂面前,儿子终于承认是自己花了这笔钱,韩珍峰只觉两眼一黑。

詹郎桂不知道,为了治疗因眼疾和腿疾卧病在床的父亲,母亲韩珍峰花了近两年时间才攒下这笔钱。

詹父因病长年卧病在床,韩珍峰只读到小学一年级,不会说普通话,只能在当地超市打工,每月工资有3000元,全家的生活开支、詹父的医药费、詹郎桂的学费全都仰仗韩珍峰微薄的工资。而儿子在“蜜桃直播”花掉的13375元是韩珍峰给丈夫攒的一笔医疗费。

充值记录

3月,詹郎桂在家用母亲手机上网课,其间下载了一个名叫“蜜桃直播”的手机软件。在软件里,他发现了一个名为“萱萱”的主播唱歌好听,而给主播打赏礼物可以在直播间点歌。詹郎桂在微信上绑定了母亲的银行卡,3月3日晚上11点半,他购买了价值10元的金币,第一次打赏主播。

詹郎桂因为这一次打赏进入了直播打赏榜单,主播和其互动增多,詹郎桂甚至用母亲韩珍峰的微信添加主播微信。此后,他多次购买价值520元的金币打赏主播,还把蜜桃直播账号用户名更改为“萱萱的专属苏菲”,而主播的名称便是“萱萱xx”。

根据韩珍峰提供的银行流水显示,3月3日到5月23日期间,詹郎桂向蜜桃直播软件平台充值26次,累计充值13375元。

转账明细截图

詹郎桂的姐姐詹彤彤告诉南方+记者,詹父的眼睛从2012年开始就“基本看不见东西”,近年来多次复发需要前往医院治疗,在2019年10月份詹父甚至已无法站立。如今詹父正在重庆的医院治疗眼疾,床位紧张,医院一直在催詹家补齐医药费,“这笔钱,对我们家来说真的是救命钱!”

打赏人家中环境

主播主动退回礼物分成 平台称需证明打赏人身份

事发后,在得知有法律规定平台应该退款后,詹彤彤立马联系了广州蜜桃直播软件(广州市久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客服。她按平台的要求提交了一系列证明文件,数日催促后,平台方终于回复会和相应主播协商退回部分金额,还建议詹家自行联系主播申请退回属于主播的分成,“因为涉及与相应主播分成的问题,无法进行全额退款,我们这边会跟主播沟通协商处理退回结算出去金额的50%。”

平台客服回应

韩珍峰和詹彤彤母女俩得到回复后,燃起了一丝希望,“再找到主播退款,这样能退1万元左右,也可以接受。”主播在了解情况后,立马退回自己所得的45%礼物分成。詹彤彤记得很清楚,“我才和她聊了不到几分钟,她就转来6018.75元,说‘都不容易,你收好’。”

然而,主播退款后,家属没想到蜜桃直播平台的态度却出现前后矛盾。詹彤彤提供给记者的与平台客服的聊天记录显示,得知主播私下退款后,蜜桃直播软件平台换了说辞,建议先把款项退回主播,统一根据平台的规则流程进行。同时蜜桃直播软件平台通过法律顾问向韩珍峰表示,公司不会再退款,除非韩珍峰提供相应证据证明13375元是詹郎桂充值的。

詹家母女不接受蜜桃直播软件方的建议,据詹彤彤的说法,平台得知詹家的态度后表示只能走法律途径了,但告知母女俩只能去广州天河区起诉,否则起诉无效。

蜜桃直播截图

平台前后矛盾的态度和要求让母女俩感到气愤而无力,詹彤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谁能想到要在家装监控!而且他们还说这是我母亲充值消费的。”

记者注意到,今年6月5日,国家网信办、全国“扫黄打非”办等部门的网络直播行业专项整治行动中,曾依法依规对44款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严重低俗庸俗内容的违法违规网络直播平台进行处罚,并查办了一批利用色情低俗直播内容诱导打赏案例,其中“蜜桃直播”平台也在处罚名单之列。

如今,在软件市场里无法搜到“蜜桃直播”,只能通过关注“蜜桃手机直播”公众号下载。打开软件,首页上的直播房间封面页皆为女主播。

根据广州市久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官网的联系方式,记者通过QQ联系到蜜桃直播软件平台客服,其表示韩珍峰的退款申述已交由相关人员进行核实,而客服暂时仍未收到具体信息,暂无法告知。

另一边,詹父仍在重庆接受治疗,医院一直在催韩珍峰补齐医药费,韩珍峰和詹彤彤母女俩只好四处借款。詹彤彤告诉记者,“主播当时退回的6018.75元已经交给医院了。”

【记者】徐勉

【实习生】杨晨

受访者供图

(韩珍峰、詹彤彤、詹郎桂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