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中国版放牛班的春天:山区小学开摇滚演唱会,142万人观看

2020-11-22 09:40| 发布者: 湘阴健康| 查看: 203| 评论: 0

摘要: “这是一场神奇的演唱会。”2020年8月19日晚上8点,在贵州六盘水山区海拔2360米的海嘎小学操场上,临时搭建的演唱会舞台灯光闪耀,11个孩子身穿蓝白相间的校服,背着吉他、贝斯,手拿鼓槌站上舞台,和新裤子乐队成员 ...
“这是一场神奇的演唱会。”
2020年8月19日晚上8点,在贵州六盘水山区海拔2360米的海嘎小学操场上,临时搭建的演唱会舞台灯光闪耀,11个孩子身穿蓝白相间的校服,背着吉他、贝斯,手拿鼓槌站上舞台,和新裤子乐队成员共同完成了一场摇滚乐表演。
台下,不仅孩子的家人、观众热情打call,通过学校老师顾亚的抖音账号“Teacher顾”,还有142万人在线观看了这场直播演出,手机屏幕上的弹幕密密麻麻刷过,承载着千里之外的赞美和祝福。
顾亚发布在抖音上的《为你唱首歌》视频片段
这个夏天,因为老师顾亚给孩子们拍摄的短视频火了,“遇”和“未知少年”两支学生乐队也走入更多人的视野,他们被称作是“大山里的摇滚乐队”、中国版“放牛班的春天”。
人们或许无法想到,就是这样一所获得极大关注度的小学,却在4年前,曾经面临差点被关停的命运。
一所差点被关停的小学
海嘎小学原来的样子
33岁的顾亚,是海嘎小学一名语文教师,也曾是一位摇滚青年。2014年他来到海嘎小学的时候,这所贵州海拔最高的“云上学校”只有1个老师、14名学生、1间教室、1个办公室。
两年后,他再次来到这座只有一二年级、4个老师、不到20个学生、濒临拆除的小学,决心留下来做老师:“我当时有一个念头,想要和海嘎小学郑龙校长一起完成一个梦,就是把海嘎小学办成一所完全小学(全日制六年制或五年制小学)。”
事实上,周围的家长不是没有别的选择,但去镇上就读意味着一笔不小的租房开支,如果走到山脚下的二塘镇则要花上3个小时。“为了让孩子能就近入学,哪怕挨家挨户动员,真办不下去就带到家里教,也要让家长们放心地把孩子交给我们。”郑校长坚信,“教育是村民脱贫的最大希望”。
2020年,海嘎小学已经成为一所完小,有教师12人,学生108名,校园内有三栋两层小楼,2楼的白墙上赫然写着几个红字:用爱心为孩子插上梦想的翅膀。
如同四年前,坚持要在山上办学一样,如今,演唱会也要能开在学校里。在顾亚看来,“这样会比去外面的舞台更有意义”。这种发生在山区、学校、身边的变化,更能让孩子们深切感受到,“只要认真踏实,有梦想去努力,一切皆有可能”。
在抖音与顾亚达成共识之后,重达2.1吨的音乐设备从北京横跨河北、河南、湖北、湖南运进贵州,因为山高路陡,设备最终被拖吊车拖到了小学。
而这场“云上摇滚音乐会”,也让孩子们的暑假彻底变了样,从骑着摩托车找小朋友玩儿、在家干农活、放放牛放放羊的日子,变成了与音乐、梦想、舞台有关的日子。
顾亚说,这次演唱会是孩子们见过最棒的舞台,并且是真正属于他们的舞台。“我也会一直告诉他们将来会有更大的舞台,这只是你们人生的一个开始。”
音乐成了交流的语言
顾亚和孩子们在练习
2017年的一天,顾亚和其他几个音乐老师下课弹弹唱唱,一群孩子过来扒着窗户看,然后排队坐下,眼中充满期待,这让顾亚内心有所触动。
孩子们的好奇,一如顾亚少年时第一次看到吉他时的模样。
小学时,舅舅从外地打工背了一把吉他回家,顾亚心想,“这是什么鬼?长得像个葫芦一样”,但心里已经对音乐着了迷。
身为农村娃,每到开学前把猪和牛卖了交完学费,哪还有钱买吉他?更别说镇上有懂琴教琴的老师了。于是在买到一把二手吉他后,顾亚靠着看书摸索,在两三年时间里只学会了三个和弦。“大山里面没有任何资源,那时候用的电话都是粗电线的”,摇滚乐更是一种未知的存在。
尽管在大学组建过乐队,尝试过走音乐道路,但成为一名山村教师后,顾亚更多是将心中的音乐火种,点燃为照亮孩子生活的火炬。孩子们弹唱的音符,也流动着顾亚曾经的音乐梦想。
但音乐能给山区孩子带来什么?会不会不务正业、影响成绩?对山区孩子进行艺术教育的价值,在不少人心中被打上了问号。
顾亚对这种教育方式有着自己的理解:“孩子们接触音乐的意义,是幸福,真的太幸福了。不是说让他们一定要学,一定要弹,一定要怎样去表现;而是感受音乐,就能获取更多的东西。”
顾亚总是跟孩子们聊梦想,一开始,孩子们懵懂地问,“老师,我好像没有什么梦想。”顾亚告诉孩子,他的梦想每天也在变化,但不变的是要学会坚持。
于是,变化在悄然发生——鼓手罗丽欣从不敢说话变得活泼开朗;贝斯手罗春梅也有了长大当老师的想法;吉他手李美银第一次坐飞机去大山外参加活动;黄玉梅能弹着吉他哄奶奶入睡,还希望上大学赚了钱能给家里买一套电磁炉……
音乐,已然成为顾亚和孩子之间一种交流的语言,表达着信任和爱。“祝老师身体健康,吃胖一点。”孩子们在演唱会上对顾老师的大声喊话,就是他们最不经掩饰的情感流露。
在顾亚眼里,或许音乐能够让他们更接近当初立下的办学希望——办一所学生喜欢、家长满意、社会赞誉的小学。
但从更大的意义上看,海嘎小学的艺术教育也让我们看到了一种相对纯粹的、不为加分应试等工具价值而进行的教育,它蕴含的内在价值,其实更加接近教育的本质——“让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海嘎小学的音乐之路
音乐,是一门共情的艺术。它不仅让师生、孩子之间的情感产生一致的律动,也能够在社会中引发广泛的关注和强烈的共鸣。
人们感动,是因为看到了一种努力跨越阶层、地域、海拔、起点差异的表达。
事实上,海嘎小学的音乐之路并不好走。最开始,学校只有两把琴,在一通打电话、发朋友圈的操作之后,才勉强这里借了个鼓,那里借了把贝斯。师资方面,通过招考也才在这两年实现了从个位数向十位数的突破。
转折发生在2018年,顾亚下载了抖音,为了关注吉他教学,也为了把孩子们排练的视频记录下来有地方回看,却没想到因为尝试短视频、直播这类新业态、新模式,从而有机会获得更多社会力量的支持。
“原来没有电脑室,现在有了。抖音还捐建了益童乐园,装修排练教室,建了一个图书馆、广播站,改善学校的硬件设施。”顾亚说,这些都是从前年开始发生的变化。
前段时间,顾亚收到一个包裹,打开是一个电箱琴,查了一下大概五千多。寄件人没有备注他自己的名字,还让快递小哥不要透露他的信息。后来得知,送琴的人正是观看了短视频才关注到学校的需求。收到这类陌生的善意,总让顾亚印象特别深刻。
如今,走进小学二楼的乐器室里,摆放的吉他、贝斯、尤克里里、架子鼓等各种音乐器材绕墙一圈,学校的孩子都能有机会接触到至少一种乐器。
乐器多了,两支乐队的孩子却也相继小学毕业了,将要面临更大的学习压力、更多的人生选择。乐队还能否继续?
或许正如他们对“未知少年”乐队名称的理解,“我们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所以要做好现在”,经历过这段音乐旅程,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回答。
(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小婷 吴亚琦)
文字: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小婷 吴亚琦
图片:抖音、网络
原标题:《山区小学开摇滚演唱会,竟有142万人观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