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国内新闻 查看内容

南京发生野猪事件:野猪有多凶?!还不是人把猪猪吓死了

2020-11-17 21:11| 发布者: 湘阴财经| 查看: 760| 评论: 7

摘要: 虽然陈老湿新欢旧爱太多了,但野猪肯定是陈老湿见一个爱一个里最爱的一个,不忘的初恋。今天,他来讲讲最近南京发生的野猪事件!追一个已经不热了的热点,奶茶野猪。事情很简单,大概就是有只野猪跑到奶茶店里转了一 ...

虽然陈老湿新欢旧爱太多了,但野猪肯定是陈老湿见一个爱一个里最爱的一个,不忘的初恋。今天,他来讲讲最近南京发生的野猪事件!

追一个已经不热了的热点,奶茶野猪

事情很简单,大概就是有只野猪跑到奶茶店里转了一圈,然后从柜台上蹦出去了,还好当时店里并没有喝奶茶的人,野猪只是撞到了桌子椅子。

视频最大亮点也许是服务员敏捷的身手抢先野猪一步从柜台跳出去,平稳落地,还有功夫转身目送野猪起跳。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要是我,肯定当场吓尿,无力逃跑,服务员真厉害。

事情不大,但是经过媒体一番报道最终登上央视新闻,奶茶猪威震江湖。

我知道的比新闻早一点点。下班的时候工作群里同事说跟着兽医出去接野猪了,那天我刚好休息,遗憾错过,要不然其实我老愿意凑这种热闹了。

后来我也就在群里看看热闹,兽医和救护中心的同事们比较辛苦,有出去接的也有在救护中心待命的。

这其实是最近我们接收到的第二只野猪,前几天还救助了一只野猪,在微博上也能看到新闻,不过没有奶茶猪名气大,是从一个医院的大院子里接来,我们叫它看病猪吧。

奶茶猪来了其实并无大碍,蹄子破了一点点,但很快止血了;看病猪就命运比较悲惨,对得起这个名字,来的时候它的鼻梁肿着,呼吸有巨大的声音,大概就跟超大声的打呼噜差不多。

虽然看上去它还故作镇定,但是我们暗中观察可以发现,它很想吃东西,但是嘴巴打开放到食物上闭不上。

我们判断是因为太疼了,情况不太乐观,兽医该用的药都用了,剩下也要看它自己了。

警方制服看病猪 警方供图现代快报

从新闻里了解到,看病猪在医院里大杀四方,撞翻了两名警务人员,视频里我也是为警务人员捏把汗,赤手空拳肉搏野猪实在是太莽撞了。

野猪虽然不是猛兽,没有尖牙利爪,但它的体重加上移动速度。就足以拥有强大的破坏力了。

也想提醒大家,看到野猪不要围观也不要惊慌,因为你惊慌容易引起野猪惊慌,野猪惊慌了就看哪都危险,然后就会横冲直撞,危险往往这么来的。

应该尽快避让,绝对不要妄图生擒野猪。

野猪急了也会咬人哦!

红山动物园的兽医们对付野猪,每次都是用麻醉才能把它们安静地带回来,回来之后再打解药才能醒来,经过短暂的恢复就可以正常活动,对猪更是对人都是安全的操作。

看病猪刚来的几天只是喝很多水,无法进食。我们准备了玉米面粥,但是它好像并不接受。

在我们商量着是否要拍 X 光检查下具体的状况,并且已经确定了拍片子的时间时,看病猪开始吃东西了。吃的是我们切成非常小块的苹果。

开始吃饭真是太好了,一切看起来都变得有希望。它的身体情况也逐渐好转,食量逐渐增多,食物尺寸逐渐增大,也越来越能吃硬的东西。

刚开始吃饭的时候会发出狗叫一样的声音,但情况在逐渐好转。

前后脚接收的这两只猪都是公猪,结合现在正是野猪繁殖的季节,恐怕它们都是在扩散出来寻找更多繁殖机会的路上迷失了自己,来到人类活动的区域一切都太不熟悉,再加上人类有意无意的围追堵截,就更难找到回家的路了。

除了繁殖的需求,营养需求也决定着秋天的野猪就是要疯狂积累过冬的能量,没有足够的储备很可能会死在寒冷的冬天里。

在自然界中对于野猪来说,冬天同样难熬。橡树、栎树的种子等坚果当年的产量决定着野猪种群数量的变化走向。

因此疯狂寻觅食物是秋天野猪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农田才会频频遭到野猪的洗劫,但并不止于一空。

呼噜噜的小野猪们

冲击奶茶店的南京野猪到底有多猛

这篇推送里面列举了一部分南京出现野猪的新闻,看得出来南京城市中野猪的遇见率很高,包括我第一次去紫金山就遇到了野猪。

当时秋天,那里是山中一块谷地,落叶比较厚,乔木以栎树为主,可想而知落叶中藏着不少橡子,一群野猪就在那里翻拱,我刚靠近就玩儿命逃窜了。

除了紫金山,江北的老山和宁镇山脉、栖霞山、江宁的将军山牛首山,基本南京是山的地方就有野猪,有野猪的地方就被定义为野猪 " 泛滥成灾 ",这几乎成了一个定式。

南京野猪地图 来源:不相及研究所

野猪因为饭量大、活动范围大和一出场就声势浩大这三点,成为了人们心中不那么喜欢的动物,冲突成了人和野猪关系中的唯一。

在农村是吃了庄稼,在城市是横冲直撞惊扰了路人,在正常人类的逻辑里面,既然形成了这么广泛的冲突,那一定是野猪的问题。

但我始终怀疑,在南京,下山的野猪能比同方向的电动车危险吗?

虽然没有看到过什么野猪具体数量的调查,但野猪 " 泛滥成灾 " 确实深入人心。但其实连多大面积有多少野猪能叫做泛滥成灾的标准也没见过。

支撑 " 泛滥成灾 " 的依据我猜主要有两个,第一是野猪很能生,第二是没有别的动物限制野猪数量。

关于第一点,野猪每胎 4-6 只确实算比较多,但也不是很多人以为的那种,每次能生十几个,一年能生好几次。

野外成群的十几只小猪那都是幼儿园群,并不是十几二十只小猪都是一个妈生的。

母猪和小猪组成家庭成群活动

一年能生好几次这个也不准确,如果说第一窝的小猪夭折,是有可能有第二窝的,但也得看时间来不来得及。

很多动物都会这样,但如果第一窝小猪活得挺好,即便不是百分之百成活,母野猪当年也不会再生第二窝。

关于第二点,没有虎豹,野猪数量确实缺乏捕食者控制,但有虎豹的地方野猪少了吗?反而可能更多。

城市中的屁大点自然环境中藏着那么几只野猪,要真来个虎豹能够吃?房子都盖到半山坡了,单纯赖野猪跑进人类活动区域,可能也不合适。

另外,没有捕食者控制数量,就真的无法控制野猪的种群数量了吗?大自然的魔法还不至于这么弱吧?

比如野猪种群过大、食物不充足,冬季的死亡率会升高,春天的繁殖率会降低;

比如野猪种群过大导致的土壤中留存过多寄生虫,从而引起野猪爆发疾病种群数量减少,这些都是大自然干扰野猪种群数量的方式 ……谁说只能靠捕食者吃了?

还有更多我们不了解的调控在发生着。比如大自然调控人类数量的方案,你可能知道很多,或者不多,但从去年春节开始你肯定多知道了一个,还有更多你不知道。

是哪个自以为是的物种真正的泛滥成灾。

不过野猪的种群没那么容易迅速消亡是可以肯定的,除了关于野猪数量和人兽冲突的讨论,几乎没人正视野猪的生态价值:

它们通过翻拱地表和进食促进健康森林植物群落的发育和形成,也为其他物种制造生存机会和开辟道路,具体的可以看这篇推送:比起吃庄稼,种森林才是野猪的正经事。

每一个物种都不是脱离环境和环境中的其他物种单独存在的,并且一个物种尚未灭绝时的数量,和这个物种应该有的数量之间往往天壤之别,抛开种群数量谈生态价值都是耍流氓。

野猪能帮助打理森林

对于野生动物救助工作,频繁制造人兽冲突的物种的救助放归确实需要谨慎。

在香港,蟒蛇会因为吃鸡造成人兽冲突,因此救助到的蟒蛇会用芯片标记个体,这样可以记录下不同个体产生的人兽冲突。

如果确定某个个体确实已形成去捕食人养的鸡的文化,则可以考虑放野以外的其他方式处理。

另外一个威胁野猪的情况是,由于多种散养家猪形式的存在,野猪的基因正受到家猪的入侵,大耳朵,白毛,粉红鼻镜,肩高低等等性状都值得担忧

另外,城市中的野猪是否会因为种群太小和迁移不便而出现近交的问题也未可知。

我不是一个极端的人,我也认为城市中的野生动物需要管理,但这管理绝不仅仅是我们应该把野猪怎么样,以及为了野猪还有其他物种,我们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或者不做什么。

最后是一句说过太多遍的话,解决人兽冲突的办法总能找到,但前提是我们和其他物种分享地球资源的态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