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社会民生 查看内容

【岛叔说】缪可馨之痛

2020-6-19 22:18| 发布者: 湘阴新闻| 查看: 711| 评论: 0

摘要: 缪可馨所在小学门口。图源:新京报网可悲的往往不是在流血之后才得知真相,而是流血之后还要去争取真相。6月18日,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教育局发布通报,正式对坠楼女生缪某某的班主任、金坛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展开调 ...

缪可馨所在小学门口。图源:新京报网

缪可馨所在小学门口。图源:新京报网


可悲的往往不是在流血之后才得知真相,而是流血之后还要去争取真相。


6月18日,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教育局发布通报,正式对坠楼女生缪某某的班主任、金坛河滨小学教师袁某某展开调查。


这一天距缪可馨离世已经两周。半个月的时间,如果不是缪可馨的妈妈在微博上不断流泪诉说和网友的广泛关注,这件事恐怕很难进入公众视野。


毕竟,有调查组6月12日已经发布通报称:未发现当天课堂中存在辱骂、殴打学生情况,“排除他杀”。


一个向来开朗活泼的五年级小女孩,上学前欢蹦乱跳,下午竟在学校跳楼自杀,叫人如何相信其中没有蹊跷?

 

 

惨剧发生后,家长质疑事发当天缪可馨的一篇作文被袁老师批注要“传递正能量”可能与孩子的死有关。


缪可馨被批注“传递正能量”的作文。图源:网络
缪可馨被批注“传递正能量”的作文。图源:网络


这篇作文是《三打白骨精》的读后感。缪可馨写得怎样,袁老师改得如何,网上已经有了许多分析。有人说,这位老师删去的是具体鲜活的细节,是孩子笔下最灵动的部分,然而对作者是罗贯中这一硬伤视而不见,教学水平堪忧。


岛叔同意,但问题不止于此。


第一,就算缪可馨作文写得不适合应试,但作为老师,不循循善诱,反而用红笔在孩子作文上划来划去,大笔道子看着就刺眼扎心,作文本都被撕了几页。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如此教育学生,会给学生心理造成多大伤害?


第二,这位老师显然对“正能量”有误解。正能量往往与积极向上、阳光健康等意思相连。这个词有多好,它的反义就有多坏。


“缺乏正能量”“传播负能量”这种大帽子,成年人的世界都慎用,何况用在孩子的作业批语上?要缪可馨传递正能量,岂非指斥她之前写的都是负能量?


教师这一职业是神圣的,除了传道授业,在孩子性格形成、习惯培养上更是有巨大影响力,因此才被称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教错了,顶多误人子弟;教坏了,就是把孩子往绝路上逼。

 

 

袁老师的日常教学行为有问题吗?显然是有的。


首先,打骂学生。多名往届学生实名举报袁老师对其打骂、侮辱。具体言行如何就不详述了,不够正能量。袁老师自己也终于承认,去年扇过缪可馨一耳光。


这还能怎么说呢?打学生就跟家暴一样,只有0次和100次之分。


其次,办校外补习班。在职教师办校外收费补习班是严重违规行为,教育部和各地教委均三令五申禁止。


第三,收家长红包。这更是不对,该怎么处分就怎么处分。


这样一位师德有亏、师风欠佳的老师,在学校负责人看来,却是“业务能力强”、“和其他老师相处正常”,并为缪可馨一事十分伤心。


袁老师本人亦回复,她指导缪可馨写作文要举具体事例,说涉事作文有抄袭,红色批改是孩子自己做的。孩子自己做批注?这种谎,撒得没啥技术性。


如果这个逻辑成立,结论会是什么?——袁老师是个循循善诱的好老师,对学生认真负责,不打不骂。缪可馨跳楼,不管什么原因,跟她、跟学校都无关。


学生出了事,不反思道歉,对家长不理不睬,避重就轻,撇清责任,反正死无对证。单从这一点,岛叔就不相信孩子跳楼与老师行为之间没有关系。


《国语》里说,“有过必悛,有不善必惧”。这句话,送给袁老师。


涉事教师袁某某的个人介绍。图源:网络
涉事教师袁某某的个人介绍。图源:网络



 

接下来便是整件事情最匪夷所思的部分。


事发后,有学生家长在班级群号召其他家长支持袁老师,然后就是一连串点赞。


网传家长群为老师的工作点赞。图源:微博账号“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
网传家长群为老师的工作点赞。图源:微博账号“缪可馨世界第一可爱”


那边父母痛失爱女,痛彻心扉,这边旁人点赞加油,毫无顾忌。何其凉薄残忍!


岛叔也想换位思考,也想理解点赞背后的逻辑——是,这些家长的孩子还在袁老师手里,不管真相是什么,他们不得不为她点赞,无原则地讨好她以求自己孩子获得好的处境。


可这也太毁三观了。难道他们没有对生命的敬畏与悲悯?没有对孩子同学哪怕半分的同情?


这里又分两部分。一是率先发声号召他人向老师“表忠心”的人,这位家长很有心机,不管有没有人响应,他/她在袁老师心中一定忠实万分,日后他/她的孩子必会更得恩宠。


再就是排队给第一个家长当枪使的家长们。他们就像毛毛虫,“息事宁人”、集体无意识地跟随,一再纵容“袁老师”们的恶语恶行。


在这些家长打造的舒适环境中,“袁老师”们不必改正自己,因为将恶语恶行加在一届届学生身上,也没有产生什么了不起的后果。


直到那一年,她班上来了一个叫缪可馨的女孩子。


文/田获三狐

编辑/无忌、云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