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旅游 文旅要闻 查看内容

住的变迁

2020-6-17 18:34| 发布者: 湘阴新闻| 查看: 63| 评论: 0

摘要:   ◎宋泽湘  住宅是人出生、生长、生活、生产和终老一生的避风港湾。我们这一辈人,经历了一个家庭从艰难困苦奔向富裕小康的风雨历程,也见证了家乡从一穷二白走向繁荣富强的沧桑历史。只从住宅中就让我切身感受 ...
  ◎ 宋泽湘

  住宅是人出生、生长、生活、生产和终老一生的避风港湾。我们这一辈人,经历了一个家庭从艰难困苦奔向富裕小康的风雨历程,也见证了家乡从一穷二白走向繁荣富强的沧桑历史。只从住宅中就让我切身感受到家乡几十年间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

  2008年10月我从县政府机关宿舍两室一厅一厨一卫70多平方米的居宅,搬到滨江茗园小区三室两厅一厨两卫148平方米的商品房。这是1968年8月我从赛头教区任政治指导员兼任赛头完小校长岗位上,调入县革命委员会以来的第7次搬家。想当年单身一人进城,领导安排住在机关6-7平方米的平房,做梦也没想到几十年后能够住上宽敞明亮,钢筋水泥结构的楼房,彩电、冰箱、空调、洗衣机、电饭煲、微波炉、电灶锅、热水器等家电一应俱全,从糠箩跳进了米箩,从苦水中跳进了蜜缸。

  1948年7月,我的家在益阳县茈湖口(八都围子)关山杨家,房屋被洪水淹没,虽没有什么农具和家具,也没有什么食物和衣物,汪洋中只有光人,却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留下没有家的伤痛。为了活命我开始逃荒,空心菜、苋菜、萝卜、白菜扯来在水里洗一洗就吃,黄瓜、苦瓜、土豆、红薯摘来就吃,讨饭偶尔讨得半碗残饭剩汤就有几分满足。我们兄妹在妈妈带领下睡荒野露天,屋檐墙角,庙宇神台,山墈茅厕。洪水退去,家园成了一块空荡狼迹的荒地。在一贫如洗的情况下,父母想方设法弄来几根楠竹劈开,竹片弯弓地面,将草编成栓盖在竹片外面遮风挡雨,这就是住宅,当地人叫“麻雀筒”。1952年8月6日,洞庭湖水迟迟不肯退去,等来一场罕见的狂风暴雨,巨浪击垮旧社会留下的防洪大堤,倒口54处,一时间灌满整个垸子,我的母亲、弟、妹三人被洪水淹死,一家人半死半活,陷入绝望悲痛之中。搭帮救星共产党发动人民,划船运来大批粮食、衣物、木料、楠竹、晒垫,帮灾民搭棚筑灶,连黄蔑筷子都发到手里。

  那个年代的村里,人们住的大都是茅草屋。后来就到处可见灰白色的平房。土砖砌成的墙,黑瓦盖的屋顶,并使用木材作为柱子和顶架,增加了牢固度。地上铺了砖块或大石板用于防潮。再后来,平房越来越满足不了需求。为了有更多的空间,大家便向空中发展。随着改革开放,人民的生活水平上了一个新的台阶,都迫切地想改善自己的生活。国家引导新农村建设,农民住房经过统一规划,一幢幢漂亮美观的高楼拔地而起。多彩的墙砖替代了石灰墙面,使用了铝合金窗。居者有其屋,安居才能乐业。

  住房是民生,也是政治。在我眼里,住房更是家庭的寓所,情感的驿站,生活的见证。我所经历的这大半生,深感自己经历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变革时期。从历史长河看,这70余年只是短暂的一瞬间,却演奏了五千年以来中国社会经济发展最为华丽的篇章。住的变迁让千千万万劳动人民真正体验了安居乐业的幸福甜蜜。湘阴和许许多多的城市一样,一片片新建筑项目的开发,这些新建筑项目是城市发展成熟的标志符号,是一个城市进取心的体现。它们各具特色,给老百姓带来了更高层次的居住生活。在脱贫攻坚战役中,弱势群体,困难群众都逐步住上了宽敞的新房,大家正在小康的道路上飞奔。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