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旅游 文旅要闻 查看内容

在菲律宾旅游被“坑”是怎样噩梦般的经历?

2020-6-5 07:35| 发布者: 湘阴新闻网| 查看: 301| 评论: 0

摘要: 菲律宾的海上漂流记在我有生之年,从来没有想象过电影情节在我身上重现,直到我和大学同学一起去菲律宾自助游。2014年我和大学同学坐着宿务航空的小黄飞机去菲律宾旅游,到达目的地后我们看了看沿途的潜水店,大家的 ...

菲律宾的海上漂流记

在我有生之年,从来没有想象过电影情节在我身上重现,直到我和大学同学一起去菲律宾自助游。

2014年我和大学同学坐着宿务航空的小黄飞机去菲律宾旅游,到达目的地后我们看了看沿途的潜水店,大家的经营内容大同小异,后来我们就选了一个英语比较好的个人,他向我们推荐去Oslob看鲸鲨。当他向我们描述十几米的大型动物在你身边游来游去的时候,我真的心动了。听他介绍从我们度假村的这片沙滩坐船去Oslob只要俩个小时,然后可以在海里和鲸鲨游泳拍照,然后再搭船回来,下午四点就能回到酒店休息,然后第三天在带着我们去巴里卡萨看海豚。

巴里卡萨是个热门景点,大家都想去,但是Oslob相比之下冷门了不少,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我们和这个中介留了电话号码,付好100比索定金,约定好第二天八点在沙滩见,上船时付余款1400比索,并说好看第二天行程的满意度,再决定第三天要不要继续选他的船出海。

从开心到失落

第二天,我一早到了海滩,那个中介已经在等我了,看起来还是很守时的。我和他一起走到海滩的另一头,这边更靠近当地居民的驻地,生活气息更浓,不时出来一两只狗去沙滩上散步,不过并没有看到出海的船。估计要稍微等一下吧,可以理解,但是我坐在沙滩上慢慢的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忍不住和中介说了一下,他说不好意思,由于是拼船出海,另外一大拨客人要求晚点走,所以出发时间改到九点了,然后为了帮我打发时间,又抓着我天南地北的聊。我想着两个小时就能到,九点出发,下午还是能回来的,也就没有太在意。终于另外一大波客人也到了,两个中国家庭,八九位中国人,其中还有两位小朋友和老人。大家见面寒暄了一下,都是来旅游的心情好像都不错。船终于来了,不过让我惊讶的是,和我巴拉望坐过的船相差甚远,就是和一般的蜘蛛船比起来也简陋了一点——居然没有顶棚。大家陆陆续续上了船。

出发,蓝蓝的海水给我了十分的好心情,出发前的一些不如意就这样被我抛在了脑后。大家在船上分坐在左右两排,穿上了救生衣,大家相互寒暄着,“从哪里来?”、“今天什么安排”。原来这个拼船出海目的地并不一致,其余人要前往Oslob附近一个岛上的度假村,第二天再去看鲸鲨,只有我是当天往返。

一系列你问我答告一段落,大概花了半个小时,我回头一望,船并没有离开出发海滩很远。船继续往前走,并不平稳,上上下下在浪间摇荡,忽然顶到了几个大浪,找到了点海盗船的感觉,船上的小朋友半兴奋半害怕的发出了一声惊呼。我回想起早上在酒店远眺的景色,才想起今天风比较大,今天的浪也的确比较大。

船又艰难的往前走着,离海岸越来越远了,视野之内一片静逸的蓝色,陆地缩成了视界边缘的一抹绿,浪也平静了一点。大家在摇荡的船上渐渐安静了下来,呆呆地望着前方,好像在眺望着希望目的地。慢慢的,船经过了巴里卡萨,大家还闲聊了两句说这里有可能看到海豚,然后又安静下来,继续东张西望。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还在大海之中,我安慰自己也许再有半个小时就到了。两个半小时,三个小时,我们在又热又晒的船上坚持着,好像变成了一片被晒干的咸鱼,心情也从焦躁变成了无奈地没脾气。在船上的第四个小时里,我们看着陆地一点点变大,心情又活络了起来。

时针走到下午一点十分,我们终于靠近了Oslob的码头。码头上没有什么人,也没有什么船。我四处向海面下张望,希望能看到那些十几米长大家伙的身影。船上一个船工跳下船,跑到岸上,再岸上的一个房子前和人聊了一下,又跑回来,跟我说,“这里已经关门了。”“关门了?!”我震惊了。我一再确认,船主说这里一点关门,一般当地人早上会喂鲸鲨,鲸鲨早上来吃饱了玩一会就走了,一点以后肯定没有鲸鲨了。我真有点五雷轰顶的感觉,想着自己坐了四个小时的船赶过来,结果什么也没有,就像一个想吃糖却吃不到的小孩,懊恼、伤心、生气、不甘、沮丧各种情绪涌上来,心中五味杂陈,估计我当时的脸色也像川剧变脸一样闪变着。全船人看着我,等我做个决定。我看着大家,艰难挤出几个字“好吧,我随船回去”。船上另外一个姐姐安慰我,说今天浪太大了,行程耽误了,不然能看到的,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可是我真的很不甘心,我知道冲绳等好多地方水族馆里都有鲸鲨,但是我就是想看这种美丽生物在大海里——在它们本身生活的地方的样子。

去危就安

下午两点半左右,船终于开始了返程,回程浪明显变小了,船速明显变快,开了一个小时后,船速慢慢减缓了下来,然后停了下来,船主从小小的发动机舱拿出一条皮带仔细研究了起来,我从船头方向望回去,看到我们穿的发动机好像小时候见过的拖拉机的发动机,有个皮带轮,皮带卸下来了,发动机已经停下来休息了。我这心里一沉,这是要坏的节奏啊。只看见船主拿着皮带剥开来、接上去,鼓弄了半天,拿回去,装上,试着发动,小船挣扎着往前开,开了没有半个小时,又回到大概巴里卡萨附近,船又停了下来,找了个大海里飘着的浮标系上了……我看着船工们忙来忙去,说着当地土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但是也能明白这次是真的开不动了。

举目四望,一片湛蓝,我们在大海中间,近处只有几只白色泡沫的浮标,远处能看到陆地上的高山。再看回船上,船主儿子拿出一个小小的手机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有通,我忍不住询问了船主出了什么事,船主用并不流利的英语告诉我船坏了。我真的是惊到了,想着自己光顾着玩,压根忘了记菲律宾的急救电话。后悔啊,打110或者999是肯定没用了,当时哭的心都有,但还是强装镇定问船主怎么能解决,船主儿子说他的手机没信号,没法打电话求救,只能等着晚上家里人都坐船回家时发现他们不在,再开船来找。

当我们习惯了用gps导航、定位之后,这样的救援方式真是让我难以接受。我拿出我的手机看了一眼,有信号啊,赶紧拿给船主儿子说我的有信号,你拿我的打。船主儿子拨出去,第一句话就是“mama”,后面我又听不懂了。不过通知了家里人,应该会有人赶快来救了吧。我估计自己在巴里卡萨附近,离我的酒店海滩也就一个多小时,现在是四点,估计天黑前应该就会有人来救了。远处的高山也给我了一些信心,离陆地不会太远吧,毕竟我们的视线边界也就几公里。(当时我估算错误,因为我看到的是山,不是平地)再看看手机电池电量,还有超过50%的电,撑半天也没什么问题,有信号,可以和外界保持联系,我也没有太大的孤独感。我还是和度假村里的同学交代了当时的处境,船主的救援方案,让他们也放心,我不过就是晚点回去。想想没有什么遗漏的事情了,我自我安慰着。

时间一点点流逝,救援船并没有像我想象的如约前来。天满满的暗下去了,我的心又提起来了,周围一点灯光都没有,船上也没有任何照明的东西,茫茫黑夜中,就算救援的船来了也找不到我们啊。我不断跟船主确认救援船来了没有,他说在来的路上了(期间我的电话收到了岸上船主亲人的电话)。四周安静极了,没有任何人声,只有海水轻轻拍在船舷的声音。抬头仰望,没有光污染的夜空上挂着璀璨的银河。我不禁想起了《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当时感叹梦幻的景色,但是真的发生到自己身上时,才发现原来看银河也会有看到想吐的时候。在这漂流的时间里,我回顾了自己的人生,打电话给国内的爸爸妈妈还有后来成为老公的男朋友。度假村的朋友也间隔一个小时打一次电话确认我平安与否。

就在我打光所有重要电话后、在海上漂的昏昏欲睡之时,突然船主儿子跑去和船主说了话,然后三个人都起身到了船头张望,剩我一个还在状况外。我顺着他们看的方向,看啊看,黑乎乎的,并没有看到什么。又过了一会,也许五分钟,也许十分钟,看到一点点不同于星光的微光,那是个人工的!不过,它并没有发现我们,又转去了另一个方向。船主儿子有点急了,喊估计听不到,拿起那个没信号的手机挥啊挥。我也依葫芦画瓢,拿出手机不停的挥动。终于,那个人工的灯光又转回来了,然后慢慢的靠近,来了一艘大船!当时我真的超级激动。他们把我接到大船上,把坏了的小船绑在后面开了回去。快到陆地时,小船被另外接走了,走时还和我说了好几次sorry,搞的我也很不好意思。大船又往前开了一会儿,在大概离岸两、三公里的地方又停下来了。当时已经是晚上快九点,我能够清楚的看到岸上的建筑和灯光,我归心似箭,恨不得直接跳到水里游回去。大船上一位船工下到海里向岸边游过去,然后又是等待,等了十几分钟,我想为什么还不让我上岸,我问了船工,他说你现在还不能走,请等一等,等刚才走了的那个船工回来。我说我可以游回去,他还是说请耐心等等。那个船工终于来了,划回来一条类似皮划艇的小艇。小艇坐三个人就装满了,我在中间,头尾船工划桨慢慢向岸边前进。距离岸边二十米不到的距离,两个船工又跳下船,推我上岸。我本来以为回来的是我出发的那个沙滩,但是一上岸才发现并不是。一个船工说我送你回去,岸上一栋建筑旁边停着他的摩托车,我坐在后座,开了十分钟左右,被他送回了度假村的前门。我终于回来了,我的同学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还好能打通电话,要是打不通你的电话,我们就要报警了。赶紧吃饭吧”。我看到他们,一边哭一边笑一边抓着桌子上的食物塞在嘴里。

吃饱了,脑子开转后,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不由得后怕。我一个单身女性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的情况下,和三个陌生人在一条船上,不熟悉行程,没有紧急联络报警电话,身处危险而无法自救。还好遇到的都是好人,以及我手机有信号能与外界联络,才能让我安全回来。第二天,我坐着同学定的船出海。看着近岸水面下众多的海胆,我才明白昨天晚上大船船工为什么那么坚持不让我自行离船,游或者走回岸上,因为怕我被海胆什么的扎脚。

再说点题外话,那个中介晚上八点的时候还发短信询问我今天行程过得怎么样、明天要不要出海,我跟他说我还没有回来,船坏了遇险了。他说了句sorry之后就联系不上了,当然说好的到岸退我100比索也就没有下文了。和我的平安归来相比,100比索也就当交学费了。

四年过去了我这个经历现在还历历在目,也是我和同学间经常的谈资,但是我希望任何人都不要再碰到了。

作者:赵雅丹

来源:《世界博览》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baidu.com。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