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经济 经济动态 查看内容

靠拖延症发财,95后监督师月入10万

2021-5-23 14:54| 发布者: 湘阴娱乐| 查看: 615| 评论: 0

摘要: 一天管四五十人,又当爹又当妈。文| 冰攸児编辑|薇薇子来源| 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只要你能想到的事,没什么是不能监督的。考研考证,减肥吃饭,起床干活,遛狗接娃……生活中一系列需要定时定点防 ...


一天管四五十人,又当爹又当妈。


文 | 冰攸児

编辑薇薇子

来源 | 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

只要你能想到的事,没什么是不能监督的。
考研考证,减肥吃饭,起床干活,遛狗接娃……生活中一系列需要定时定点防拖延的事,都可以找监督师搭把手,强力防溜号儿。
疫情期间的线上办公、居家隔离,更是让监督师这个新职业水涨船高。
监督别人并不容易,需要拥有一套“张弛有道”的能力:要懂得与不同年龄段、不同职业的被监督者沟通,必须及时发现客户要溜号儿了让他悬崖勒马,还得知道怎么疏解他们深夜爆发的情绪压力……当然,在监督别人的过程中,必须保持自己的井然有序。
监督师是个高度年轻化的行业,涌入了大量年轻人:开淘宝监督师店的店主可能不到20岁,兼职的的监督师们多是在校大学生或工作不久的90后。
上到五六十岁下到五六岁的人,都是他们的监督对象,这些年轻的监督师们,多的一天能监督四五十人,见证了人们与“自律”的博弈。

从无人问津到销量暴涨,
95后们发现的“小蓝海”
从第一家淘宝监督师店开张,到成为拥有三家店、月营业额过10万的店主,21岁的余本钦只花了2年的时间。
最初,被监督的需求是来自自己的。
作为在温州大学网络工程就读的一名本科生,大一下半年,余本钦每天打游戏到凌晨三四点,多次导致上课迟到。
放纵归放纵,他也十分苦恼,想要改变这种状态。列计划、灌鸡汤的方法都失效了,遍寻无门的他突然想到一个新点子:找舍友互相监督,约定每天早上同个时间准点起床,谁起不来就要硬拖起来。
舍友监督下,余本钦早上起床是没问题了,但是在约定好的监督事项之外,照旧懒散,该完成的学习计划总要花上预计几倍的时间,也很容易忘记自己定好的小目标。
于是余本钦开始在淘宝上搜索自律相关的书籍,搜索过程中,他看到了监督师这个工种,花钱找人按照自己列下来的计划监督自己。监督可以包含的事项也很丰富,学习、减肥只是最基础的两样。
毕竟没办法让舍友义务监督自己24小时起居,或许花钱监督会是一条破局的道路。当时淘宝上店铺还不是很多,销量最高的店铺也就每月八九十单,但对于监督师的需求,是着实存在的。余本钦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18年的3月,他在淘宝上的首家监督店开张了。在学校招募了十几个人,组成了最初的监督师团队,店里有两种类型的监督商品,分别是普通监督和强力监督——
监督期间客户都会提前一天把自己列出的日计划发给监督师,普通监督主要是客户自主打卡,监督师只在中午、傍晚、睡前分别检查完成情况;
强力监督里,监督师会在每一项任务的开始和完成时间提醒客户,及时验收成果,催照片视频,并会在每天晚上和客户进行一次语音沟通,语音沟通的内容具体看客户需求,可能是用于完成任务,比如背单词,也可以用于复盘这一天或一段时间的情况。
参考了其他店的定价,余本钦将普通监督定为一个月133块,强力监督是前者的3倍,一个月收费400块。
一切落定后,他自己也在自家店里下了一单强力监督,全方位地监督日常的计划安排。一个月左右后,他觉得自律情况就改变了百分之五六十,便停止了下单。再后来,余本钦有了另外的创业项目,日程忙碌了起来,被“赚钱”和“硬性Deadline”驱使着,他越来越自律。
“因为店铺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想让客户多一点,我只能多开几家店。”19年5月,他的第二家淘宝监督师店也开张了。最初也接单的他逐渐停止了接单,“现在很少监督了,有时候客户愿意一周花上千找人监督的时候还会自己上。”
第二家店铺开张一年后,余本钦又拓展了第三家店铺,三家店铺都有了各自的运营人员。第三家店铺启动后,恰好遇到了疫情,再次促进了销量的增长。疫情期间,三家店基本都进入了淘宝类目排行前五,三家营业额总计一个月能超过十万,最高的时候一家店一天收入都能有四千多。
从店主到兼职监督师,大量的年轻人涌入了这个领域。疫情期间,余本钦的三家店在高峰时期,监督师达上千人,每天有四五百人来应聘。
比余本钦小2岁的朱河存,开店更早。
朱河存来自河南信阳,初中毕业后读了5年职校,学的是电商。他的监督师店已经开了6年了,开店那年朱河存只有15岁。
12岁朱河存就在淘宝上开店卖过手机钢化膜,一年只卖出去两张便关店了。15岁时,他又想开自己的淘宝店,但不知道做什么,便在一个微博博主的粉丝群里问了一句。一个女生说自己妹妹之前买过监督师的服务,可以试一下。
店名叫“作死杂货铺”,按朱河存的解释,“作死并不一定是贬义词,有时候也是一种挑战自己的行为。”
15年的时候,整个行业加起来可能就十几家店铺,听起来有点悬,但朱河存还是决定尝试一下。前两三年的时间内,单子都不算太多,可能月销一百单就能成为同类冠军。
当时也有人从店铺私信问招不招兼职,但朱河存还是坚持自己一个人做监督师。最忙的时候夜里到凌晨才能吃到一口饭,但一直也能自己完成所有监督。

工作中的朱河存

“作死杂货铺”在18年被媒体报道后迎来了销量的突然增长,一个星期单量达到了之前的五六倍。无法一个人接住所有单,朱河存于是开始招收兼职。现在,招收兼职监督师群的人数也到了百人左右。
 
你永远也监督不了玩人间蒸发的人

监督师大部分是女性。
“如果有100个人应聘,其中98个都会是女生,唯二的男生应聘了也留不住。”朱河存发现,能长期坚持下来的比例仅占十分之一。
细心负责、会鼓励人。这是监督师最需要的两大特质,尤其是后者——很多男监督师并不会鼓励人,在朱河存看来,哪怕会夸人的直男,夸起人来也感觉特别生硬,没有女生自然。
朱河存自己就是一个不会夸人的典型直男监督师代表,6年下来,说话风格依然是简单直接,在朱河存店铺里下单的客户,不满意能全额退款,显然,制定这个售后服务策略时,他低估了自己的退款率——十单里大概会被退二三单,而做得好的监督师是二三十单里才有一单被退。
能坚持下来的监督师更多是出于好奇、乐于助人,以及接触更多不同的人。朱河存招到的不少兼职监督师本身经济条件并不差,有人家里在上海有五套房,也有人是在国外留学读书的,兼职收入与日常花销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
刚入职的新监督师在过渡期每天只能监督一个人,上手后就可以一天监督10个人。
宋宋是朱河存店里的兼职监督师之一,在成都读大一。开始兼职的第二天,朱河存就告诉她以后可能会一天监督十个人。当时宋宋有点害怕,朱河存又接着说:“其实到后来,一天监督10个人和0个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宋宋超常适应了监督师的节奏。今年2月份开始的兼职,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宋宋已经监督了100人左右,最多的时候一天监督45个。
她有着不少监督妙招:把客户的计划写到备忘录做成聊天背景;定闹钟提醒自己去提醒客户;在微信对话框里提前输入客户下一个任务的时间,即使退出到微信主界面也能随时看到。
有时,监督师本人也很难做到百分百的准点率。
监督的人数量多起来,难免会遇上时间撞车,一个时间段内需要提醒多个客户,而大多数客户也会容许一两分钟的时间差。但宋宋曾经遇到一个十分严苛的客户,几分钟的误差都不放过,毕竟他因为宋宋的提醒迟到,睡过头耽误了接孩子放学。

监督师定的闹钟
这位客人取消了宋宋的全部监督订单。受到打击的宋宋有些沮丧,监督师群里的同事安抚她,偶尔迟到一点总是会有的,自己也没办法做到全部准点。
下单监督并不等于变得高效自律。就像很多人买了健身课,也不一定会运动一样。
所有监督师都有一个共识:自己起到的是辅助作用,侧面激励原来就有改善意识的人达成目标。
而你永远监督不了喜欢玩人间蒸发的人。
最麻烦的其实就是那些一旦发现监督师没有自己想象中有效就不回电话不回微信的人。宋宋和交流过的同事一致认为,问题都可以通过沟通解决,但如果有人从一开始就拒绝沟通,那么就几乎没有办法推行下去了。
“中途消失、拒绝沟通的客户,有不少是出于好奇来尝试,但是没有从心底想要改变自己的。”年会是哈尔滨一家公司的文员,已经做了两年的兼职监督师,想当老师没当成的她,在监督师的工作中发现了两者的异曲同工之处。
为了避免人间蒸发的情况,正式监督开始前,年会要和客户进行一次沟通,他们之间要确保“绝对真诚”的共识,没有任何掩饰和欺骗,溜号儿了就说溜号儿了,完成了就说完成了,不用为了面子而隐瞒。
几天的磨合之后,年会就会了解对方的性格和习惯,也会发现对方哪些时间段容易溜号儿,说了什么话就证明是马上要溜号儿了。
“当减肥的人没事就来找你说说话的时候,就说明他肯定是有点饿了;学习的人来和你聊一些有的没的,就很可能是先和别人聊了一圈才来找你的。”已然是个资深监督师的年会分析到,“这时候就要及时制止,告诉对方说你可以去喝水、应该去学习。”
 
与其说是监督,不如说是陪伴和见证

似乎人人都需要被监督,学霸也不例外。
牛津的女生因为疫情留在国内,独自一人居住,跨时差学习,经常会开小差;北大的女生习惯下午起床,学到凌晨,不想学的时候会情绪沮丧,需要有个人陪着;中科院的研究生,每天早上醒了就是不肯起床,得有人盯着叫醒她,才能够把一天的任务做好。
这些学霸都是做了近一年监督师、监督过三四百个人的北京大二学生冰研的客户。
她发现,这些她原以为足够优秀的天之骄子们,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自律。他们并不是没有能力,只是不愿意开始第一步。

淘宝用户对监督师的评价
有时候,那个让人开启自律模式的第一步是隐藏起来的,高明的监督师能敏锐触到那个开关。
年会监督过一个要考教师资格证的女孩儿,每天学习都很刻苦。但在打卡反馈照片里,年会发现,她工整好看的字和有些脏乱差的桌面像是来自两个世界。
年会告诉她,考场里不会有这么乱的桌子,如果她习惯在这么乱的桌面学习,最后考试的时候可能会不太适应。很快,女孩的书桌逐渐整齐了起来。
女孩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考过了教师资格证,并告诉年会,自己的男友都对年会的监督刮目相看,收拾桌面的事男友说了她都没有用,年会却做到了。
有时候,监督师所做的,与其说是监督,不如说是陪伴和见证。
年会监督最久的一单时间长达一年多,是一个因为第一次高考结果不满意而选择复读的孩子。
这也是年会监督到过最自觉努力的人。复读这年,她没有参加任何培训机构,而是在家自学。每天开着腾讯会议视频直播自己的学习,年会则会时不时地进去抽查。99%的情况下她都在认真学习,偶尔几次不在镜头前也都是去吃饭或者运动,忘记和年会说了。
年会曾经还监督过一个40岁左右、在一线城市工作客户。刚开始监督的时候,他发了一段自述,说自己到了这个年纪,觉得必须要学点什么,并从某方面提升一下自己。
约定早上7点起床,他会在6:55发消息说已经起来了;任务开始之前做很多的准备;每次问进度的时候,都是积极的反馈——自律到几乎不需要监督。
几乎每个监督师都处理过客户的崩溃时刻。
“每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都会跟他们说,这种悲伤或压抑的情绪需要一个出口,如果不方便向身边人开口,可以毫无顾忌地以文字或者语音发给我。”年会认为,人们需要的不一定是开导,而是倾听。
她监督过一个要高考的单亲女孩儿。女孩儿不善交流,朋友不多,有次家里发生了一件对她造成很大伤害的事情时,跑来找年会倾诉了很多。那时年会告诉她,自己可以当她的树洞。
后来,无论年会是不是在工作、能否及时回消息,女孩儿都会在心情低落的第一时间,发消息给年会,抒发自己的情绪。现在,女孩儿高考考到了年会所在的城市哈尔滨。
兼职近三个月,宋宋收到了很多客户的帮助和鼓励:因为有时候太忙了吃不上饭,有客户特意做了拿手菜空运给她;有一个女生知道宋宋精神不好,上课打瞌睡,专门让妈妈从老家给宋宋寄了四罐茶叶;还有一个上海交大的博士,多次安慰鼓励,并在宋宋写论文的时候也给了一定指导……
因为监督别人的前提是要比别人更自律,宋宋自己也变得更有规划了,周末不再睡到十二点,每天的时间安排得更有条理。她的脾气也好了不少。因为遇到的客户多了,总有些不讲理的人,即使是对方错的情况下,也要耐心讲道理。
目前每个月两三千的相对稳定收入,以及意料之外的暖心和变化。宋宋哪想过这个兼职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多东西呢。
她想着,自己起码还能做这份兼职一年多。问宋宋,监督别人这件事,对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回:意味着,别人将自己的时间和计划交给了我,我身上其实是担负了一定的责任的;意味着,我有足够的耐心和勇气去面对各色各样的客户;意味着,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方式去挣钱。
(文中年会、宋宋、冰研为做监督师时的花名)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