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省内新闻 查看内容

23岁女生车内跳窗身亡,货拉拉陷入危机

2021-2-23 21:45| 发布者: 湘阴电视台| 查看: 258| 评论: 0

摘要: 2月21日晚,一则“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引发热议。事发半个月后的突发发酵,无录音无录像的“偏航说”都让整件事充满疑点。“三次偏航”与“跳窗疑云”据上游新闻报道,日前,长沙一女子通过货拉拉搬家, ...

2月21日晚,一则“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引发热议。

事发半个月后的突发发酵,无录音无录像的“偏航说”都让整件事充满疑点。

“三次偏航”与“跳窗疑云”

据上游新闻报道,日前,长沙一女子通过货拉拉搬家,途中跳窗,医治无效去世被曝光。爆料信息显示,逝者年仅23岁,岳阳人,在长沙从事招聘类工作,事发2月6日晚间。

关于这起“跳窗事件”,2月21日晚一位自称是当事人弟弟的微博用户通过微博长文披露了更多事件细节。

据该微博用户介绍, 2月6日晚上9点17分当事女子因搬家上了货拉拉司机的车,9点24分还在工作群和同事愉快地互动,看不出有丝毫的情绪异常。但六分钟之后,车子开到曲苑路时,货拉拉司机拨打了120和110,说你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在岳麓区曲苑路跳车窗了,120赶到现场后被紧急送到岳麓区航天医院抢救。

该微博用户称,事发后他们曾多次联系货拉拉,对方都不予以回应。2月10号,“跳窗女子”不治身亡。但由于货拉拉APP与车辆上没有录音和录像等资料,目前唯一可知的信息来自2月11号警方召开的民事协商会上披露的货拉拉司机笔录,笔录称当事女子因为三次偏航而选择了跳窗。

图片来源:微博

由于缺少各类辅助信息,整件事情充满疑点:为什么偏航?为什么短短六分钟内就发生了这种意外?为什么爬车窗的时候司机并没有选择停车?

在事件发酵后,2月21日晚间,货拉拉官方终于出面回应。

货拉拉表示,2月8日从警方获悉事件后,货拉拉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处理小组,即刻配合警方提供所需的一切订单资料,并于2月9日抵达长沙与家属取得联系,表达深切歉意和负责到底的态度。在警方的安排下,货拉拉于2月11日与家属就善后事宜展开第一次商谈,但遗憾未能达成一致,由于当日为除夕,在警方建议并取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双方约定在春节假期后继续商谈。

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然持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

货拉拉危机

2018年8月据媒体报道,杭州一名女孩在货拉拉平台下了一个预约搬家的订单,货运师傅到达后要求线下交易,交易完成后又向女孩发来“约炮”信息。此后近半月内多次言语辱骂、人身威胁女孩,声称掌握女孩的住址,要“上门堵人”。女孩被吓得不赶回家居住,近20天都住在宾馆内。在向平台投诉后,近半个多月货拉拉都未给出“明确说法”。

直到舆论发酵,货拉拉才在声明中称,以将司机封号处理,但多次联系用户未果,将与涉事司机一起登门道歉。

此外,货拉拉还曾经遭遇“随意提价”的口碑危机。

2020年据黑猫投诉显示,货拉拉投诉量超过2100件,主要集中在乱收费情况。除平台规定中的费用包含路费和油费,高速/停车场费用另算。货拉拉车主在搬运货物时,经常会出现大件行李加价的情况,加价时司机未明确说明加价标准,让人感觉是加价如此随意。最近也出现不少乱加价的事情,导致货拉拉现在的口碑急剧下滑。

这类事件背后的重要诱因就是司机群体的不稳定性。

据寻找中国创客报道报道,货拉拉对司机的管控和培训力度较弱。其客服表示,在线上提交注册后审核成功后,仅需要到线下进行一小时至两小时的培训后,便可正常上岗,培训内容包括软件使用流程及注意事项等。

日益白热化的货运战争,货拉拉还有多少胜算

货拉拉的创始人是周胜馥,在他创办货拉拉之前身上就已经有无数“霸道总裁小说”般的标签。

据创业邦报道,香港十优会考状元、斯坦福大学经济系毕业的周胜馥曾经是贝恩咨询顾问,在2002年,他接触到了德州扑克,于是辞职做了几年的职业“赌徒”,并在澳门的赌场赢了 3000 万港币。

这桶金也成为了他日后发家的重要基础,2013年,他投入1000万港元,在香港创办了线上货运平台EasyVan(啦啦快送)。2014 年底,EasyVan进入中国大陆,开始以货拉拉这个名字打开市场。

据货拉拉官网资料,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据央广网报道,2020年12月,货拉拉完成了E轮5.1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中国、高瓴资本、顺为资本。同时1月21日前后,有市场消息称,货拉拉也即将完成F轮融资,融资金额为15亿美元。这意味着货拉拉在一个月内,累计融资超20亿美元。

来源:天眼查app

在同城物流这一领域,货拉拉优势明显,但并不意味着可以安枕无忧。

2018年9月“58速运”更名“快狗打车”,正式切入C端市场——货运出行。据深潜atomer报道,2019年的数据显示,在整个行业交易额中,货拉拉和快狗合计占比近80%,其中,货拉拉占比超过50%,行业成为“北快狗南拉拉”的格局。

但同时,这个市场增长势头迅猛。根据Analysys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同城货运市场的市场规模在8000亿元左右,2020年同城货运市场规模较2014年增长预计为78.1%,达到14245亿元。不断拓宽自己边界的互联网巨头们自然也对这一领域虎视眈眈。

2020年6月,滴滴匆匆杀入拉货生意。据天眼查APP,2020年4月13日,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法定代表人为滴滴代驾事业部总经理赵辉。该公司是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滴滴出行CEO程维对该公司的持股比例49.19%,为实际控制人。

6月8日凌晨,滴滴App顶部导航栏更新出了“货运”频道。据亿邦动力网2021年1月26日消息,滴滴出行旗下货运配送服务商滴滴货运完成15亿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Temasek淡马锡(领投)、中信产业基金(领投)、IDG资本(领投)、普洛斯隐山资本、碧桂园创投、鼎珮投资VMS、云锋基金、中关村龙门基金。

这个市场在以飞快的速度被抢食。

虽然货拉拉入局很早,但比起滴滴等互联网巨头,认知度等方面拓展难度较大,如今再面临舆情危机,货拉拉的优势还能维持多久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