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经济 房产政策 查看内容

摆脱传统房产经纪路径,贝壳找房向生活服务领域进发

2020-6-2 08:35| 发布者: 洋沙湖| 查看: 765| 评论: 0

摘要: 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继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去年提出新居住战略,表示要在居住交易服务全面实现线上化闭环、实现服务者的全面进化之后,在今年的新居住大会上彭永东给出了关于新居住更清晰的阐释:新居住有两条主轴,一 ...

贝壳找房董事长 左晖

继贝壳找房CEO彭永东去年提出新居住战略,表示要在居住交易服务全面实现线上化闭环、实现服务者的全面进化之后,在今年的新居住大会上彭永东给出了关于新居住更清晰的阐释:新居住有两条主轴,一个是科技;另一个是服务者。

2019年下半年到现在,贝壳找房陆续上线VR售楼部、租房及二手房在线签约、线上贷签、资金存管等功能,走完房产交易线上化最后一公里这意味着,贝壳找房平台内已经实现了房产交易数字化闭环。

实际上,在线上交易闭环形成的同时,贝壳找房也在思考线下经纪门店的模式迭代。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贝壳找房正式上线了社区服务小程序,向生活服务领域进军。根据贝壳找房提供的数据,三月在北京,基于社区门店来发生的社区连接和服务次数就超过40万次。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面,我们也看到整个社区本身,其实还可以做很多事情。”彭永东对钛媒体表示,对于每个经纪人来说,如果他能和社区里面这些业主保持好连接,这件事情本身就非常重要。

显然,贝壳找房正试图摆脱传统房产经纪品牌的路径依赖,通过居住产业将服务的边界向生活服务领域渗透。

进军生活服务领域

“当很多消费者因为对平台、品牌有了信任以后,就愿意与商家产生互动。”谈到贝壳找房进军社区生活服务的时机时,彭永东这样回答。

据彭永东介绍,贝壳找房平台上有四万多家门店,四万家门店按单个门店90平米来算是360万平米,在这些门店中有不少在社区比较好的位置、离社区门都比较近的门店。而贝壳找房一直在思考,这些门店到底能做什么。“原来我们认为只能做跟房产相关的,但突然发现你可以做很多。”

在彭永东眼中,门店的价值不光是能成为一个做生意的地方,而是真的可以成为一个社区的标准配置。“我认为随着城市的发展、社区的发展,未来一定有一个和家相关的终端在社区的边上,这个社区终端可以提供很多服务,”

事实上,贝壳找房平台上的链家早有尝试。

“比如我看北京最好的一家链家门店,一个月都有几千个包裹,业主说你帮助我先放一下,回头你帮助我送过来,或者我从你店里拿;包括打印材料、下雨天一些雨伞,很多这类事情。”彭永东告诉钛媒体,很多链家门店与周边辐射范围内社区居民的互动一直存在。

钛媒体从贝壳找房处获得了截至4月底北京链家社区服务试点的相关数据:

超600门店开展快递、超市商品代收业务,累计服务用户超过70万人次;

云打印累计覆盖近900门店,服务2万余人次,其中学龄儿童试题、作业占比45.2%,加上线下应急复印、打印次数,门店打印、复印服务累计服务5万余次。

贝壳找房方面透露,目前北京链家已经有1300+门店,为周边居民提供力所能及的便民、助民、公益服务,比如包括应急打印复印、应急充电、应急雨具、应急电话、应急上网、询路指引、便民饮水、爱心图书捐赠接收点、走失人员临时联络站、手机使用到店咨询答疑在内的“十大便民服务”,并在北京600加门店开展快递代收业务。

“今天我们要把连接物化,不是谈连接这个概念,而是说它体现在很多具体交互上,所以我们在北京现在开始尝试推到更多地方。”在贝壳找房发布贝壳社区生活小程序后,彭永东向钛媒体透露,未来每个社区居民可以通过贝壳社区生活小程序,可以获得关于周边生活的很多信息。“比方说这近40万经纪人,相当于近40万个编外的记者,他们会成为信息源,社区周边发生的事情他们也能第一时间可以知道,大概是这么个定义。”

线下的房产经纪门店,还能怎么进化

不可否认的是,两年的时间,整个居住行业的确被改变了。

在贝壳找房诞生时,以58、我爱我家为代表的“反贝壳联盟”质疑贝壳是“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是破坏传统游戏规则的“恶龙”。而在链家创始人、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看来,这些混乱都是“恶龙”,而链家与贝壳找房是重新书写行业规则屠龙勇士。

腾讯对贝壳找房下了重注,在微信支付的“九宫格”里给了其一席之地。今年3月5日,贝壳找房方面向钛媒体证实,已于2019年11月完成D+轮融资,参与方包括软银、腾讯、高瓴、红杉,总融资额超过24亿美元。

甚至连老对手58也选择跟进贝壳找房的策略,联合世联行、金地、旭辉等组建新房分销联卖平台“58爱房”,跟进贝壳的VR看房、楼盘字典等产业信息化服务产品。

商家、经纪人都开始认可贝壳找房的平台规则。截至目前,贝壳已进驻全国110个城市,入驻合作新经纪品牌超过250个,连接经纪门店超过4万家,服务超过37万经纪人。

尽管2020年初的疫情冲击了线下中介行业,但也推动了整个居住产业作业方式的线上化,让全行业认知到了产业数字化、互联网化的价值。

但新的问题出现了,由于很多交易环节流程向线上迁移,留给线下门店的蛋糕还有多少?

钛媒体认为,接下来如果房产经纪品牌还遵循传统的思维逻辑,将门店定义为房产交易场所,它就是一个低频的、低温的使用空间,既不会和周围社区流量产生更多的交集,也锁死了线下中介的模式迭代空间。

贝壳找房一方面在通过数字化将数字空间与物理空间实现连接和重塑。另一方面提供新居住服务者新供给。而链家在生活服务领域的探索,并非是与58针尖对麦芒,而侧重对周边社区的运营服务。

钛媒体获悉,试点期间,北京链家选拔了服务意识强的经纪人成为社区运营官,为社区居民提供专业的信息服务。其职能就包括:

社区公告服务:社区通知、社区动态、生活提醒、社区信息服务咨询、生活互助等等

社区公益、社区活动:活跃社区氛围,活动线上报名、分享、评论、传播,参与社区文化圈的建设,同时提供社区党建支持。

门店赋能:社区运营官连接平台与门店,辅助业务落地门店,成为平台、门店经纪人、服务提供方和社区居民的连接桥梁。

链家该项业务的相关负责人向钛媒体表示,这样做是为了能够让深入到社区门口的终端触点变得多样化,增加门店与社区之间的连接机会,通过增加使用频次和使用场景的维度,来提升品牌好感度。“未来门店空间就是社区空间,它将容纳更多的便民服务场景,为社区居民提供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服务模式。”

提升服务能力,向低收入宣战

贝壳找房两年的时间成长很快,但对于贝壳找房给行业带来的核心变化,业界褒贬不一。有观点认为贝壳找房的目标就是垄断,而也有不少业内观点认为贝壳找房推动了行业数字化、产业化的进程。

“我们从来也不会寄期望于贝壳在整个居住领域占到什么份额,比如像美团在外卖领域、滴滴在出行领域里占到那么大市场份额,这是不可能的。”在4月23日举行的贝壳新居住会上,贝壳找房董事长左晖已经明确,贝壳2020年的目标不再是规模性扩张。

“在我们传统经纪领域里面,核心作业思路我们还都比较短视。如果拿长期主义的对面,就是短期主义,大家都是在拼概率、规模。”对此,左晖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认为追求规模的过程就好比大家都在当猎人,就是拼谁的子弹多、谁打的枪多。但对于门店、经纪人个体、对于品牌主,或者很多其他的,比如生态、线上端口有关的来说,大家不是特别关心这个事情。

事实上,基础作业单元是一个门店+经纪人,所有的服务消费者全部是通过门店里面完成的。但是,在传统的经纪结构里,它的分类基本上是以门店为一波。门店之外,不管是公司总部的人员、品牌主,派驻到各个门店的管理层,是另外一波人。

这说明这个行业运营的核心长期以来并不是围绕着门店展开的,这使得门店长期以来在整个产业链上是处于非常弱的地位。“行业成长了好几十倍,其实有很多人在这个领域里面会受益,但行业低收入主要是在门店。”

在左晖眼里,门店才应该是这个产业链的运营核心。左晖表示,门店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处在整个产业链轴心的位置,而贝壳则希望把所有的门店,门店里的服务人员,店长、店东、经纪人聚集起来,提升他们的能量与收益。

事实上,如果还按照过去那套逻辑去做居住产业的服务,天花板已经很明显。

这也就不难理解,在已经搭建好房产交易数字化闭环贝壳找房,为何还要成立花桥学堂赋能店长、店东、经纪人,并进军生活服务领域。

其目的一方面是希望用户与店长、店东、经纪人认可服务的价值,另一方面是希望借助多样化的服务帮助“人、店”的成长。

钛媒体了解到,目前贝壳找房已经把所有门店分为了两类:一类是base line可以叫做温饱线,即达到了行业很基础的标准年度GMV达到5000万以上;另外一个标准middle line就是中产线,就是一年能产生1亿GMV以上。

据左晖透露,2019年全年看下来,大概只有12%的店面达到了中产阶级标准,大概只有4400多家店面能够达到这样的标准。过了所谓温饱线的店面数实际上大有1/4,大概不到1万家店面过了温饱线。

贝壳找房希望在2020年,超过两万家门店过温饱线,并帮助超一千家门店规模翻倍。

“我们希望把所有的注意力,把所有轴心放在门店的店长、店东、经纪人,能够帮助他们成长,只有这样整个产业才有希望,整个产业才能有发展。”左晖表示,如果产业非常好,所有产业从业人员都为明天吃什么在床上发愁,这才是不靠谱的。

(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 | 高梦阳)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