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教育 中小学 查看内容

西南交大学生保研造假事件背后的生意

2021-2-22 05:37| 发布者: 洋沙湖| 查看: 284| 评论: 0

摘要: 作者: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李超西南交通大学茅以升学院陈玉钰保研成绩造假事件已经有了处理结果,而校方的最新通报披露了造假细节。通报称,陈玉钰父亲陈帆让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帮陈玉钰修改成绩。尹帮旭为陈 ...

作者:中青报 · 中青网记者 李超

西南交通大学茅以升学院陈玉钰保研成绩造假事件已经有了处理结果,而校方的最新通报披露了造假细节。

通报称,陈玉钰父亲陈帆让时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尹帮旭帮陈玉钰修改成绩。尹帮旭为陈玉钰在缓考和课程替代中违规操作,致使四门课程成绩计算错误。

中青报 · 中青网记者调查发现,尹帮旭和陈家有着密切联系。此前西南交大官网上一篇尹帮旭的专访文章写道:"2006 年本科毕业的他被教务处选中并留校,是当年极少数的本校留校人员之一。" 西南交大发布的通告也证实,陈玉钰之父陈帆曾为尹帮旭大学本科阶段专业课老师。

2018 年,大二学生陈玉钰以第一作者身份写出了被 SCI 收录的论文,其父陈帆有署名,论文指导老师为尹帮旭。此外,尹帮旭曾与陈帆合作成立公司,而以陈帆为股东的公司也频频获得西南交大的采购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从 2006 年毕业留校起,尹帮旭就承担了本科教学信息平台的研发重任,其工作成果多次被教育部、四川省教育厅作为优秀案例在全国介绍经验。他曾长期担任教务处教务科科长,主要负责管理学生的成绩、学历和学籍。

西南交通大学认为 " 尹帮旭违反工作纪律,滥用职权,违规操作,利用工作之便为他人牟取不正当利益,情节较重,性质恶劣,影响极坏 ",决定免去其现任副处级领导职务,立即调离管理工作部门,给予其留党察看两年的党纪处分,降低岗位等级处分,由管理岗 6 级降为 9 级。

而 " 陈帆违反廉洁从业纪律,师德失范,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记过的政纪处分,取消其研究生导师资格 "。

" 借胎生子 " 遭质疑

工商资料显示,2014 年 12 月 5 日成立的四川神码富云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100 万元,法定代表人是陈帆,尹帮旭是公司股东。2015 年 12 月 24 日,公司股权变更,陈帆、尹帮旭两位股东退出,何国冬成为法定代表人。公司注册地址从校外搬到了西南交通大学现代工业中心办公楼。

西南交通大学招投标信息网上有一则《关于禁止四川神码富云科技有限公司参加西南交大校内采购项目的情况通报》。通报称,2019 年 4 月,四川神码富云科技有限公司参与西南交大 " 共青团第二、三课堂综合信息服务平台采购 " 项目(YQSB-2019-002)的快速采购活动," 经评审专家认定,神码富云公司在这次采购活动中与其他供应商存在恶意串通行为 "。

对此,该校对其作出一年内禁止参加该校校内采购项目的惩戒处理。也就是说,在 2020 年 4 月之前,该公司都无权参与西南交大的采购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2019 年 4 月,上述项目被成都为途科技有限公司中标获得,中标额为 34.6 万。

成都为途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 2015 年 10 月,在获得新项目半年后的 2019 年 10 月,股权发生变更,迎来新股东四川神码富云科技有限公司和翁世灵,后者持股 10%,成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出生于 1994 年的翁世灵是福建晋江人。资料显示,翁世灵于 2019 年 6 月 5 日成为四川神码富云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

除了 " 共青团第二、三课堂综合信息服务平台采购 " 项目," 成都为途公司 " 还参与了西南交通大学本科教学信息服务平台升级服务采购项目,该项目成交日期是 2018 年 11 月 7 日,成交金额是 63.8 万元。

2019 年 9 月," 成都为途公司 " 参与了该校另一个项目——西南交通大学利兹学院教学管理系统,该项目采用 " 单一来源采购方式 "。2019 年 10 月 24 日,该项目最后以 53.9 万元的价格成交。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付建律师认为,四川神码富农公司被禁止参加采购项目,但通过 " 成都为途公司 " 参加招投标并中标。这种 " 借胎生子 " 的行为模式,是被法律所禁止的。

根据《招投标法》的规定,投标人以他人名义投标或者以其他方式弄虚作假骗取中标的,中标无效。另外还规定,单位负责人为同一人或者存在控股、管理关系的不同单位,不得参加同一标段投标或者未划分标段的同一招标项目投标。违反规定的,相关投标无效。

付建表示,四川神码富云公司在 " 成都为途公司 " 中标后,成为新的控股股东,存在逃避学校对其投标限制的明显恶意,后来的中标应被认定为无效。

" 相识 " 的评审专家

其实,作为 " 成都为途 " 法定代表人的翁世灵还有一个身份——南京优榜图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

这家成立于 2018 年 5 月的公司,注册资本 200 万,其中法定代表人和红杰持股 62.5%,陈帆持股 17.5%,翁世灵持股 2.5%,宋法根持股 12.5%,刘一鸣 5%。

工商资料显示,和红杰、陈帆两位股东出生于 1971 年,都是河南新乡人,他们居住地址都位于西南交通大学九里校区的集体宿舍。

学校官网显示,陈帆是西南交大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硕士生导师,和红杰是同学院博士生导师。也有媒体和网友指出,陈帆、和红杰两人系夫妻关系。6 月 24 日,西南交通大学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不知情。记者多次联系和红杰,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那么,西南交通大学的教授为何到南京郊区注册成立公司?

6 月 24 日,中青报 · 中青网记者来到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南京六合区雄州街道陈吕路,其注册的办公场所门口挂着南京一家机器人公司的牌子。

相关资料显示,2018 年," 南京优榜图公司 " 作为 " 南京高层次创业人才引进计划 " 入选企业,经过南京六合区雄州街道协调,位于该园区一间 50 平方米的办公室被无偿提供给 " 南京优榜图公司 " 使用。使用期限从 2018 年 5 月 7 日到 2019 年 5 月 6 日。

房子到期后,该公司并未更新办公地址信息。尽管如此,该公司仍在承接相关业务。" 南京优榜图公司 " 有 3 条招投标信息记录,其中成交的两个项目都与西南交通大学有关。其中,2019 年 12 月 31 日,该公司成交了 " 西南交通大学本科教学网上办事信息服务平台采购项目 ",金额是 69.5 万元。

再早一年,2018 年 11 月 8 日,成交了 " 西南交通大学研究生招生服务平台开发及数据分析服务项目 ",成交金额是 59 万元。这一项目评审专家名单出现了 " 尹邦旭 " 的名字。

该项目归属研究生招生办公室,项目招标时,尹帮旭正好担任该校研究生招生办公室主任,全面负责研究生招生工作。

" 唯一供应商 " 应如何界定

公开资料显示,2019 年 9 月," 南京优榜图公司 " 也曾参加 " 成都交通高级技工学校教学管理信息系用采购项目 " 的招投标。据该项目的信息显示," 南京优榜图公司 " 是中标候选人的 " 第二名 ",第一名是一家来自山东的软件公司。

2019 年 10 月," 成都为途公司 " 也曾参加 " 川北医学院中西医临床医学系中医临床技能实训中心建设和校园跑平台建设采购项目 "。该项目中最后被四川一家医疗科技公司中标获得,而 " 成都为途公司 " 由于 " 报价超过采购预算最高限价 " 而没有通过符合性审查。

记者查询发现,不管是 " 成都为途公司 ",还是 " 南京优榜图公司 ",两家公司获得西南交通大学的相关项目,都属于 " 单一来源采购 "。

根据《西南交通大学采购与招标管理办法 西交校招投标〔2017〕7 号》规定,采用单一来源采购方式需要符合如下条件:1、只能从唯一供应商采购的;2、发生了不可预见的紧急情况不能从其他供应商处采购的;3、必须保证原有采购项目一致性或服务配套的要求,需要继续从原供应商处添购,且添购资金总额不超过原合同采购金额的百分之十的。该规定出台于 2019 年 10 月。

此外学校还规定,在采购与招标活动中,所有相关人员与供应商有利害关系的,必须回避;供应商认为相关人员与其他供应商有利害关系的,可申请其回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招标投标法实施条例》规定,与招标人存在利害关系可能影响招标公正性的法人、其他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参加投标。违反规定的,相关投标无效。

对于 " 成都为途公司 " 和 " 南京优榜图公司 " 为何频频能成为该校的 " 唯一供应商 ",西南交通大学宣传部的工作人员回复,对此不知情。

来自北京的一位法律工作者表示,供应商是否与学校存在关联关系,这需要由学校自行判断。而来自江苏某高校纪委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高校关于招投标方面没有明确细则,每个高校可能都有自己的规定,在处理相关案件时属于 " 没有政策法规可依据 " 的状态,期待相关政策规定进一步规范。

付建律师认为,学校的工作人员创办的公司参加学校的采购项目,已达到了 " 利害关系可能影响公正性 " 的标准,同时项目评审人员也与公司创办人有关联性," 既做裁判,又做运动员,已经违反法律规定,这样的招标应是无效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