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爱湘阴 新闻 社会民生 查看内容

28天价格逾万元 沈阳9名婴儿集体感染肺炎再揭月子会所乱象

2021-2-9 01:08| 发布者: 湘阴房产| 查看: 1110| 评论: 1

摘要: 原标题:28天价格逾万元沈阳9名婴儿集体感染肺炎再揭月子会所乱象广告沈阳一月子会所14名新生儿被确诊肺炎家长:12名孩子仍在ICU19:32沈阳一月子会所14名新生儿被确诊肺炎家长:12名孩子仍在ICU广告广告广告了解详情 ...

原标题:28天价格逾万元 沈阳9名婴儿集体感染肺炎再揭月子会所乱象

沈阳一月子会所14名新生儿被确诊肺炎 家长:12名孩子仍在ICU

沈阳一月子会所14名新生儿被确诊肺炎 家长:12名孩子仍在ICU

2月7日,位于辽宁沈阳的鑫享悦时光月子会所大门紧闭,会所内紧挨的婴儿床上已是空空荡荡。

2月4日,有家长反映,近10名(据新华社报道,具体数字为9名)宝宝送到该会所护理后,被确诊为新生儿肺炎,部分宝宝因病情严重被送入重症监护室。

而据沈阳皇姑食品安全微信公众号2月6日消息,2021年2月3日,皇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12345平台转来的鑫享悦时光母婴护理中心关于母婴日常护理不周,造成部分婴儿被感染为肺炎的投诉。接到投诉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联合区卫健局等行业管理部门,第一时间组成工作组开展调查,并由区疾控中心对相关人员进行核酸检测,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据通报,经调查,鑫享悦时光母婴护理中心部分婴儿感染肺炎情况属实,患病婴儿均已送至医院进行诊治。目前,鑫享悦时光母婴护理中心已暂停营业。

2月7日晚,据沈阳市皇姑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微信公众号消息,皇姑区消费者协会通报称,2月7日,经皇姑区消费者协会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调解,沈阳市皇姑区鑫享悦时光母婴护理中心与患儿家属就消费纠纷达成初步和解。据当地媒体报道,目前,患儿均已送至沈阳市儿童医院进行诊治,9名新生儿病情平稳,其中1名患儿已治愈出院。

实际上,月子会所出现婴儿群体性疾病并不是首例,以前也发生过多次类似事件。疫情期间,人们对公共健康事件的关注度大大提升,而这次月子会所的聚集性疾病也再次揭开了月子会所行业存在的乱象。

28天有家长花费11800元,涉事月子中心此前生意一直“挺忙的”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拨打了该月子会所的电话,一位自称负责销售的女士接听了电话,关于记者对于此事情况的问询,她表示暂时在休假,不方便回应,然后挂断了电话。该月子会所的另一女性经理也同样如此回应。

据该月子会所的门头广告招牌,该月子会所同时经营家政服务和产康服务,在家政服务方面,有月嫂、育儿嫂、育婴师等,并招生学员,在产康服务方面的项目方面则包括,催乳、乳腺疏通、排残乳、满月发汗、骨盆修复、体质熏蒸等。

据附近某营业点负责人表示,该月子会所“(生意)一直都挺忙的“。此外还有一家分店,另外,该月子会所在此处经营已经有2年半,同时他也表示,这家月子会所还不算是高档水平。另一位附近的营业点负责人也称,这家月子会所的生意“还可以”。

据企查查APP显示,沈阳市皇姑区鑫享悦时光母婴护理中心成立于2019年12月,企业类型为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王有义,经营范围涵盖母婴日常护理服务(不含医疗诊治);食品、母婴用品、日用品、化妆品、鞋帽销售、餐饮服务。

该月子会所爆发的事件,让月子中心这个行业被更多人所了解,这里不止有高价,还有不为大众所知的乱象。

涉事家长之一马先生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鑫享悦时光月子会所里面存在奶粉勺、口水巾等混用的情况。另外,根据新京报我们视频以及网上流传的月子会所内部照片,婴儿室里面的婴儿床是集中紧挨放置的。马先生觉得婴儿床的放置方式和这次事件有一定关系,但还不是这次群体性疾病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日常管理和处置上的不当,比如奶粉勺、口水巾的混用等。”

马先生表示,因房间不同,价格区间在11800元-15800元不等。他自己的情况是:28天需要花费11800元。

“沈阳宝宝被传染新生儿肺炎,一是大意,二是说明消毒措施,隔离措施不严谨。”武汉某职业学校负责培训月子中心母婴师的万老师对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月子会所良莠不齐,价格战一打,看上去受惠的是消费者,实际上风险也增加了,本着负责的原则,还是建议选择资质安全,消毒措施严格,离医院近的月子会所。

据新京报我们视频,有家长提出质疑:护理中心在发现有新生儿患病后未及时告知家长导致病情延误及聚集发病。市疾控中心此前回应称,该部分新生儿属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经检查发现该月子中心存在无消毒制度等不规范管理情况。

来自:“沈阳皇姑食品安全”公众号

群体性感染疾病并非个例 月子会所乱象背后

实际上,月子会所出现婴儿群体性感染疾病并不是个案。

2016年7月,据楚天都市报,武汉某月子中心6名新生儿感染轮状病毒, 一名9天大的婴儿甚至病危。有家长表示,平时,会所里的宝宝们洗澡、换尿布、喂奶等,都是在公用的房间完成,他怀疑病毒有可能是消毒不严,或护士交叉接触引起的。之后,武昌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介入调查,建议该月子会所停业整改,并将相关情况通报工商部门处理。

2013年1月,据第一财经日报,常州市某月子中心7名新生儿感染重症肺炎,甚至被下发病危通知书。

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教授邓勇也曾指出“月子中心整体现状是散、乱、差,无证行医、虚假宣传等多种问题,产妇不适、宝宝感染等纠纷时有发生。”月子中心行业只有一个国家指导性标准——《母婴保健服务场所通用要求》,但不具有强制性,因此企业可以自行选择使用,监管主体又多元化,涉及市场监管局、卫健委、消防等多个部门,“婆婆”多监管难。

而梳理各媒体报道还能看到其他的乱象:月子会所突然关门!有产妇交了26000元,只住了3天;女子在月子会所坐月子,月子餐里竟有虫;市面上月嫂技能证书五花八门,仅培训15天就能拿证......

这背后是行业迅猛扩张以及泥沙俱下。

随着二孩政策放开,居民收入水平提升,消费结构升级、养育观念变化等一系列因素,中国母婴护理即月子中心市场不断扩大。根据艾媒咨询此前发布的《2019-2024年中国月子中心行业市场需求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约有六成的中国消费者表示,女性在产后有必要坐月子,用更科学的方法来坐月子。

从母婴中心相关企业的注册量变化来看,近十年来也基本上呈现上升趋势。据企查查数据,2017年母婴中心相关企业新注册量首次突破1000家,达到1531家,2019年达到最高的1889家,2020年全年注册量为1751家。

同时,该报告也提及,中国月子中心存在两大方面的问题。一是缺乏有力监管以及强制性法律法规,二是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行业服务隐患多。

此外,大多数月子中心所聘请的护理人员为缺乏专业医学护理知识的“月嫂”,有的甚至是保姆。而月嫂的资格发证极其简单,往往经过简单培训就给发证上岗了。在行业监管不健全以及参与者素质参差不齐的情况下,消毒不彻底、卫生条件不过关等原因导致新生儿感染疾病的案例时有发生,护理人员的疏忽和失职也会给产后妈妈以及新生儿的健康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导致月子中心存在诸多安全隐患。

如何治理? 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对企业进行飞行检查

“面对现在的乱象,应该重拳出击,事前、事中、事后监管相结合,也需要一个针对这个行业的监管标准。”邓勇此前强调,行业准入门槛应提高,明确执业范围及主管部门,定期对企业进行飞行检查,面对消费者投诉及时调查。还可以通过行业协会实行行业资质认定,评星级进行管理,并适用食品安全法、药品管理法中的惩罚性措施,重罚违规违法企业,通过口碑来维护这个市场。而作为消费者,则应货比三家,养成随时保存证据的习惯,增强维权意识,提高甄别鉴定能力。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律师则表示,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角度来说,消费者在消费和享受服务的过程中,享有保障人身安全和健康的权利, 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自身的健康或者安全受到损害,就是机构侵犯消费者权益的行为,也违反我国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

如果消费者认为购买产品或服务的机构有问题,可以向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投诉,也可以向消费者协会投诉,由他们调查处理。或者也可以直接起诉,因为这些家长和月子会所之间是一种合同关系,作为经营者来讲,有义务保证消费者的人身健康和安全。

如果在资质认定上比较模糊,消费者在挑选月子会所时最好选择开得时间长且口碑比较好的月子会所。此外,这类涉及到专门知识和能力的机构,从政策方面讲,其实是需要给从业人员设定一定的资质准入门槛和审批程序。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姚海放则表示,即使资质齐全,也很难保证绝对不出问题,只是说概率低一些。另外就是市场供需的情况下,优质的月子中心价格比较高,一般老百姓承受有困难的情况下,也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就行业特性而言,肯定是需要强调资质和执照齐全,特别是有专业的人员进行服务质量控制。“不过现在家政类服务诸多上岗培训是流于形式的,这跟市场需求和进入门槛有关系。”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孙文轩 实习生 李净羽 邱天美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李世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